日本人看中國:不講文明禮貌的真正原因-麻生晴一郎 日本作家

[00:03] 08/09/201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我們外國人經常說中國人不懂禮貌。的確,我在大陸買火車票、過馬路、坐地鐵的時候,常常感受到中國人不講文明禮貌的現象。

但我不認爲中國人不懂禮貌。比如說,常住在日本的中國人,他們大都是至少比我講文明禮貌。

而且我還不認爲大陸中國人不懂禮貌。他們都很清楚請客的時候如何接待客人。我住在中國朋友家的時候常常看到,他們把我住的房間打掃的很認真、很乾淨,吃飯時候對我很熱情、很細心,每次都讓我非常滿意。中國人請客的時候,他們真的講文明禮貌。家裏是非常乾淨,因爲家裏是「我們自己的空間」。這些是日本人無法仿效的。

但我一旦離開了朋友的家,就進到了外邊的「異空間」。路上到處有垃圾,很多人和很多車不考慮其他人的存在,街上沒有文明禮貌的狀態。我每次去大陸,都有這些經驗,感到家裏和外界存在那麼大的差距。以前我也認爲他們不懂禮貌,後來我改變了想法。現在我認爲,他們不是不懂禮貌,而是他們不認爲公共場所等外界是「我們自己的空間」。

中國有很多叫公共場所的地方,但這些公共場所是跟外國人叫的公共場所有些不一樣。我認識的一個中國人市民活動家,他從事環保方面的活動。十幾年前,他剛開始活動的時候,看到離辦公室不遠的郊區農村裏存在嚴重污染,他認爲「環保活動從身邊開始」,想跟當地的村民朋友們一起做掃地的志願者活動。可是過一會當地政府的人員來問他「你是哪個支部?」。雖然他詳細地說明自己的職業也不能讓政府人員放心,最後警察來,帶他去派出所,命令以後不能再做這些活動。

在國外的話,掃地的志願者活動是值得稱讚的事,不可能被警察帶走。但在中國,特別在農村,「公共」是政府的別名。家裏以外所有的場所,例如道路、公園、停車站、山河、公司、學校等,都是政府管理的公共場所。關於這種公共場所,如沒有當地政府支持的話,村民沒有一切權利和責任。他們不可以做什麼,也不必要做什麼。這樣的話,他們不能把這種公共場所視爲「我們自己的空間」。

所以,我認爲做一個講文明禮貌狀態的最有效辦法是每個人都要有「我們自己的空間」的意識。從事研究中國各地的基層自治等活動的民間機構「北京新時代致公教育研究院」,最近他們在北京市通州區的一部分地區,開展「禮儀講座」等活動。他們也通過那些活動重視培養當地居民對自己居住區的公共意識。最近幾年中國普通公民的公共意識越來越高,實際上我經常碰到有些中國人批判缺少禮貌的現狀,他們自己也非常有禮貌。我認爲這些意識也促進中國的民主化。

但講文明禮貌的路還很長。如果一半以上的中國人支持民主化,他們行動起來的話,可能達成民主化。但一半以上中國人的支持和行動也不能形成「講文明有禮貌的狀態」。比如說,排對等的行動方式需要至少90%以上的人遵守爲前提。即使60%左右人遵守也沒什麼效果,只會更混亂。實現「有禮貌的國家」是比實現民主化國家需要更長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