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看中國:參加「變態辣椒」的婚禮-麻生晴一郎 日本作家

[00:03] 27/10/201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10月5日,在大阪市內某一教會,中國的時政漫畫家「變態辣椒」和他心愛的人溫心地舉行了婚禮。今年5月份開始在日本旅遊的他們倆,本來預定8月份回國後結婚,但「變態辣椒」 後來決定不回國,在旅途結婚。雖然他們的家人和親戚參加不了婚禮,但是他們的朋友和關注「變態辣椒」作品的在日中國人、日本人等40人左右參加了婚禮並祝賀他們倆的新生活。

「變態辣椒」是諷刺中國政治、社會的漫畫家,經常以動車事故、唱紅打黑等時弊爲主題。去年10月份,因爲被疑與傳播餘姚嬰兒餓死案件有關,他被警察傳喚帶走。來日本以後,人民網等官媒一同轉發批評他是「漢奸」的文章,不但新浪和騰訊微博被封,其主要收入來源、在「淘寶」網上開設的網上商店也被封。後來他認爲事件已觸及自由和安全的層次,擔心回去後極有可能被判刑,在考量過後,決定不再回國。在喜筵上,他說「大陸沒有自由的創作空間,決定以後暫時在東京活動」。

我參加他們的婚禮,第一次跟他交談,知道了他被中國的官媒罵爲「漢奸」的事。但我不明白他爲什麼遭遇這些攻擊。他在日本發表過關於自己體驗日本生活的文章,主要是讚美日本的社會和習俗,但這些文章在中國的博客上常見。他的作品體現他的批判精神,可能惹中國的有關部門不高興。但他在作品上諷刺的內容是讓中國社會更豐富和多樣的,不是罵中國社會的。我覺得他的批判精神跟90年代北京的「玩世」 、「政治波普」 、「豔俗」等當代美術的作品有共同點。那時的當代藝術家,他們現在大都是不被官媒罵「漢奸」,反而在中國的美術界有一定的地位。

在法治國家,大家都有以做了什麼壞事而適用什麼罪的思考方式。 90年代之前的中國,當然比不上現在創作空間的自由,但畫家們會明白畫什麼是有什麼問題的,還會有法治國家的思考方式。但目前的中國,我認爲大家只好以適用什麼罪而分析做了什麼壞事。這是典型的人治國家的思考方式。

最近大陸很多市民活動家被抓,被抓的基準越來越不鮮明。大家只好以被抓的事實而分析被抓的理由。就說明目前中國漸漸脫離法治國家。我認爲這不是因爲法律制度的不完備,應該說中國法制度是越來越發達。而是中國社會的自由空間擴大了,陳舊的一黨獨裁方式不能承擔當代中國那麼複雜社會的法治國家化。這不是法律制度的問題,而是公布和施行法律的主體的問題。

公布和施行法律的主體,在日本,首相、自民黨、日本政府並不是主體,相反法律是他們的主體。一黨獨裁制度上的中國,實際上中國共產黨是公布和施行法律的主體,因而也有承擔公共機關的責任。那中國共產黨有沒有承擔這些責任?這個難題超過我的能力,我沒法回答。我只能說中國官媒罵「變態辣椒」爲「漢奸」, 這事讓外國人認爲中國的官方沒有承擔公共機關的責任。「變態辣椒」是不是國賊?這我不知道。但國賊是特別主觀的判斷,應該是民辦媒體或者網民等私人使用的詞。假說中國的官方是公共機關的話,那不應該輕率地使用這樣的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