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看中國:爲何有些人被抓,有些人沒被抓?-麻生晴一郎 日本作家

[00:03] 29/12/201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最近,我跟中國朋友聯繫的時候,聽到律師、作家、市民活動家等人士被刑拘的新聞特別多。我感到06年以後,異見人士被刑拘的事情越來越多了。警察抓他們沒以正當的理由,這讓我覺得太可怕;但同時,還有些人沒被抓,這讓我感到不可思議的。在北京,不少有人士從事辯護被刑拘的法輪功學習者、上訪農民等敏感人物的活動。不少人士發表批判中央、地方政府的意見。他們從事同樣性質的活動,有同樣的影響力,同樣的知名。但在他們中間,有人被抓,有人沒被抓。這是爲什麼?

有一天,我跟北京的公益律師們一起吃飯,我談到這個疑問。那時我有種不好意思的感覺。因爲,在他們面前問,「爲什麼有人沒被抓?」,這含着「你們應該被抓」的潛台詞。但是幾個律師,後來他們都被抓了,很真切地講他們的看法。「刑拘有些人,沒刑拘有些人,做這樣的話,會使老百姓更怕政府。」「這些做法是很巧,讓律師之間發生矛盾。」等。我認爲他們講的都有道理。

按照權力者的打算,抓有些人,不抓有些人,這些做法確實能發揮讓權力者更有權威,更可怕的作用。這是在人治社會上的權力形態。中國的維權、市民活動,他們都在這些人治社會裏,通過摸索實現法治化之道,發展起來。的確,他們發展起來,但權力者也更有權力,被抓的人士也越來越多了。

沒去過大陸的日本人,他們很難想象到中國會有這樣狀態。今年五月份,在北京,舉行了六四研討會,然後浦志強等人士被刑拘了。日本的媒體報道了這個事情。我猜想在看到這個新聞的日本人裏,不少人以爲在中國一旦談到「六四」,例如在朋友家吃飯的時候、在桑拿聊天的時候等,如有人說出來「六四」的單詞,那就他們所有的人都被刑拘。這是法治社會的想法。但是這些法治不是民主國家的法治,而是法治的「黑暗面」。1945年以前,日本有「治安維持法」等壓制異見人士的法律。二戰開始後,日本軍國主義政權通過這種法律抓了很多異見人士。在特別嚴肅的時期,不單是異見人士,就是被警察懷疑的普通人,他們裏很多人都被抓。當時,日本早就實現法治社會化,但運用法律的主體是軍國主義政權。當然,不是所有的人都被抓,但是給人家帶來好像「都被抓」的印象。通過這些歷史,後代的日本人,包括我,會有「在中國,一旦批判政府,所有的人都被抓」的感覺。

在中國,實際上中國共產黨是公布和施行法律的主體。目前中國政府重視法治化。那麼,以不正當名目,而刑拘很多人士,這些意味着什麼?或許是中國走向法治國家之途的過渡期現象?還是中國會走向像有過「治安維持法」國家似的法治國家?我認爲必須把日本軍國時代失敗的歷史告訴其他國家,希望他們能從中吸取教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