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乐女谈:全面开放二胎 男人准备好了吗-赵思乐 女权主义媒体人

20150725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国家强制计生的取消,并不意味生育者人权状况提升。

近日,媒体报道,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等有关方面已开始就全面放开第二胎生育进行评估和推进,“全面二胎”最快在年内或可实施。

前年底“单独二胎”(注:夫妻双方只有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家庭可生育第二个孩子)政策实施后,社会上即普遍认爲“全面二胎”甚至全面取消生育限制指日可待。由于过去30年的强制计生政策酿造悲剧无数,也不符合中国社会当时和当下的生育观念,习政府开放二胎、取消强制计生的举措符合社会上大多数人尤其是反计生人士的愿望,是本届政府在收紧各项社会自由的同时,难得的向民间让利的重大政策。

强制计生毫无疑问是违反人道和人权的专制政策,应当也必须取消,但国家强制计生的取消,是否就必然带来生育者人权状况的提升呢?这就要看家庭、社会、国家,尤其男人们,有没有做好准备。

首先,男人们是否理解并承认“生育决定权完全且唯一属于女人”?要经历怀孕、生产的是女人的身体,因此没有任何人应该替女人决定她生或不生、什么时候生、怎么生,也不应就此对女人施加压力。

但从社会现实来看,大多数的男性和家长并没有做好这一意识准备,而将多生、多子视爲男人、家庭的权力,而不顾生育责任的主要承担者是女性。大多数反计生人士使用的话语有二:计划生育侵犯人权,以及取消计划生育符合国家利益。前者所指的是生育是人的天性和需求,而罔顾生育的计划性加强、去本能化是现代文明的趋势和标志;后者则更是强化生育的“国家利益”属性。从反计生人士的话语,不难发现强制计生从来不是作爲对女性生育决定权、身体自主权侵害被认识和反对,而更多是作爲对男人天性、家庭利益和国家利益的损害被讨论。

如此背景,让人不得不担心当强制计生放开,生育可能下降到家庭、男人的控制中,而女性的生育决定权和身体自主权依然无法得到认可和保障。放开“全面二胎”的新闻甫出,女网友纷纷调侃“一大波逼生即将来临”,可见这种担忧不是空穴来风。

其次,男人们是否准备好承担照料的责任?今年父亲节,男性杂志《GQ》推出了“80后父亲专题”,描绘了大批逃避责任、仅限陪玩的年轻父亲的羣像。那么被男性撂下是照料责任去哪儿呢?自然是女性和祖辈。生育照料责任的性别化除了有性别陈规的影响,还有现行的国家政策作爲保障:法律规定,女性产假不少于98天,惯例上许多机构会提供4个月的产假,而法律规定的男性陪产假爲零,惯例上一些机构会提供5天到两周的男性陪产假。

如此一来,新生儿对母亲的依赖和对父亲的疏离已然固定,大量的照料责任惯性地由女性承担。强制性的不平等产假以及生育照料责任使女性成爲职场上的“次级品”,就业性别歧视成了企业要求“效率”的必然理性。如果说过去25-35岁未生育女性是就业性别歧视重灾区,将来这个灾区的范围恐怕还得扩大到40岁以下生育过一胎的女性,受灾强度也必将大大加深。

由此,不仅男性要做好更积极地平等承担生育照料责任的准备,国家和社会也必须配套陪产假制度、公共育儿服务等性别再分配措施,否则中国的性别平等和女性人权状况或将倒退10年乃至3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