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看中國:爲侵華戰爭向中國道歉是和支持中國民主化不相反-麻生晴一郎 日本作家

[00:03] 17/08/2015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我認爲日本政府應該繼續承認侵華戰爭時的罪行,向中國道歉。我在日本的雜誌上寫過這些想法。在鄭州等地,我還多次在很多人面前道歉過。我這樣認爲是因爲我以反思二戰之前的日本歷史爲關注中國的公民社會、民主化的基礎。

另一個方面,我經常指出中國共產黨獨裁體制的負面影響,批判中國政府執行的一些政策和壓制。這些「批判中國」言論是和向中國道歉戰爭責任不相反。戰爭裏有兩個對立要素,即「國和國」和「權力和普通人」。我不認爲侵華戰爭時的罪行都歸於日本軍和日本的權力者。日本的不少老百姓也成爲了加害者。有可能他們大都是在平時很老實的平凡人。但是一旦戰爭開始了,這些平凡人就看輕了所有的人都持有的人間的尊嚴,去掉了他們的善心,露出了另一方面的人間性,即是惡。這些事情顯示在當時的日本,普通公民不但對權力者完全無力,而且在看重人間的尊嚴、市民意識等方面,不成熟。

爲了防止戰爭,或者萬一戰爭開始,也不再犯南京大屠殺等罪行,我感到市民社會成熟的必要。我認爲日本人關注和支持中國的公民社會是因爲有以下三個方面的理由,會促進日本的市民社會:(1)在中國,普通公民開始以上訪者、志願者、遊行隊員等角色來參加建設公民社會的活動。所以關注公民社會等於看重普通公民的活動,即是培養敬佩普通公民的尊嚴之心;(2)中國的公民社會在很多方面跟日本很不一樣。對日本人來講,中國的公民社會有不少值得學習;(3)晚清時期以後,日本也有一些人拼命地支援孫中山等中國的民主人士。但結果是經過了100年以上歲月的目前,中國還沒實現民主化。他們的刻苦奮鬥也只好被侵華的歷史埋沒。我認爲有些日本人應該繼承前人之志。

於是我開始關注中國的公民社會、民主化。但是目前不僅是在中國而且在日本,在談到戰爭有關的話題時,以對比「中國和日本」的方式來思考的傾向愈來愈明顯。而對比「權力和普通人」的思考方式漸漸弱了。在這樣情況下,一旦開始批判中國的話,就會被期待說「中國的什麼事情都錯、日本的什麼都對」之類的主張,而強調日本的戰爭責任的媒體不敢用批判中國政府意見的人,即要選擇「中國隊」和「日本隊」之一。在日本的商業媒體上,向中國道歉和支持中國民主化愈來愈相反。

在中國,以前我交流的中國人大都有當時中國政府提倡的只批判日本帝國主義、不批判日本老百姓的想法。這是一種對比「權力和普通人」的思考方式。但是這些思考方式既是目前不流行,又不正確的。我以從事中日之間市民交流來希望「權力和普通人」的新的思考方式得到更多的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