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天下:「真實」與《環球時報》無緣-章文 知名評論員

20151017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環球時報》又出醜聞,報道中偽造哈佛大學學者的言論。

最近,《環球時報》又出了一樁醜聞:報道中偽造哈佛大學歷史和政治學教授麥克法誇爾的話,稱其在參加北京的世界馬克思主義大會時誇讚「中國夢」會對人類發展作出巨大貢獻。

麥克法誇爾教授獲悉後去郵件表達抗議,《環球時報》隨後刪除了報道中的這句話,然而其網站轉載的光明網的報道中,仍有「美國哈佛大學教授羅德里克‧麥克法誇爾表示,習近平主席提出的中國夢,是中國馬克思主義者對馬克思主義作出的創造性發展,將對人類發展產生重要貢獻和積極影響。」

也就是說,《環球時報》在知錯犯錯。3年前,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國家安全學院院長梅德卡爾夫也遭遇類似事件,他發現署了自己名字的評論文章出現在《環球時報》上,而他只是曾經接受過該報的訪問,從來沒有為該報撰寫過文章。

除了上面兩位外國專家,據我所知,更有不少中國專家被《環球時報》這樣偽造過講話,將他們從未表述的觀點強加於他們的頭上。這些專家無一不表示驚訝和憤慨,其中大多數再也不接受該報的任何採訪。真實是新聞的生命。《環球時報》無視這一生命的存在。

這使我想起2009年《環球時報》英文版面世時的一段往事。時任人民日報社社長張研農在致辭中說:《環球時報》…1993年創刊以來,不斷向中國讀者呈現一個真實的世界,不斷滿足中國讀者對國際事務的知情權,得到他們的普遍認同。《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更是不忘自誇:《環球時報》這些年的報道加大了中外交流的信息量,使中外看到了彼此的複雜與多樣,減少了彼此的誤判。

當時看到以上兩位先生的發言,我心裏只想發笑,這實在不是出於什麼陰暗心理,而是作為一個中國媒體人對《環球時報》長期關注的結果。《環球時報》16年來呈現給中國讀者一個怎樣的「真實世界」呢?在我看來,那是一個虛假的世界,是一個中國被西方列強不懷好意窺視的世界,依然是一個舊世界。

在這個舊世界裏,中國依然遭到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圍剿,他們亡華之心不死。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宿敵仍然敵視中國,日本、印度和東南亞國家都在妖魔化中國。

總之,中國面臨的世界仍然危機四伏,國際環境更加複雜嚴峻。此情此境下,只會增加中國和世界的誤解和敵意,何談「減少了誤判」?

例如,《環球時報》從來不向中國讀者詳細介紹美國的三權分立機制,不告訴讀者國會和政府的區別。當國會或其他社會團體出現反華提案時,《環球時報》不管總統的態度如何,統統報道成美國的立場。

例如,《環球時報》從來不向中國讀者介紹法國的政黨制度,在2008年巴黎「奧運火炬事件」的系列報道中,不告訴讀者巴黎市長的左翼背景,他是薩科奇的反對派,而在市政府門口懸掛「藏獨」分子的「雪山獅子旗」,是薩科奇政府所反對的。

例如,《環球時報》從來不向讀者詳細介紹香港、台灣的民主機制,不告訴讀者這個機制對於保障人權的重要意義,以及這個體制下的社會安靜有序,反而一味渲染港台街頭的示威遊行以及議會裏的亂象。

《環球時報》頭版最愛用諸如「美國戰略包圍中國」、「日本自衞隊視中國為假想敵」、「薩科奇再放厥詞」、「台海烏雲密布」等等聳人聽聞的標題。

一次飯局上,針對大家的批評,一位供職該報的編輯辯解說,《環球時報》的每期頭版內容都是在徵詢各地經銷商的意見後確定的,為的就是迎合讀者的需要。

我則反駁說,固然中國有極端民族主義的土壤,但作為社會公器,報紙應該擔負起啟蒙和引導大眾的責任,不能僅僅為了錢就在受眾面前無原則。

刺激和鼓動極端民族主義,為了宣傳上的需要可以虛假報道,這就是《環球時報》創刊以來幹的最壞的兩件事。從新聞真實性來講,這就不是一份報紙。從促進中外交流而言,這份「報紙」起到的更多是壞作用。我還相信,盡管麥克法誇爾事件在國際學界影響惡劣,《環球時報》絕不會汲取教訓就此罷手,它的「偽造」事業一定會繼續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