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看中國:失蹤的中國人遠比報道的多-麻生晴一郎 日本作家

[00:03] 28/03/2016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最近幾年,差不多每個月中總有幾次,看到我的知己被抓的新聞。日前著名的自由撰稿人賈葭也被警察帶走。我與他見過很多次。還有日本法政大學教授的中國人趙宏偉也在2月底被警察帶走。他們現在已經被釋放了。

說實在的,我的一位中國朋友也失蹤了。他屬於日本某個學校的研究家,今年2月份回大陸以來,他就失去聯絡。這個事情表示在失蹤的中國人中被報道的只是一部分。

在此我不能寫出來與他有關的詳細訊息。因為我覺得他的家人不願意公開他失蹤的事。他的家人沒告訴我關於他的詳細情況。我確信他失蹤是因為在2月份他要我幫忙做一件事,但我一直無法與他聯絡,而他的家人只告訴我「他沒有問題」。我不知道他被警察帶走,還是處於軟禁狀態。無論如何,我都了解目前他沒有與外界聯絡的自由。

我原來打算在日本的媒體發表這個事情,包括他的姓名和2月份他回國之後的情況。這樣做的話,不少人能了解他的情況,然後也有可能國內外的公民對中國政府的壓力能促進他解放出來。但是因為他的家人不願意公開,我也不能公開。他的中國朋友也不敢說這個事情,也只告訴我「他沒有問題」。究竟他失蹤的事被埋在黑暗中。

我覺得他們很擔心如果公開他失蹤的話,就讓他處於不利的狀態。確實,除了著名人物以外,被警察帶走的往往很少被報道,無法引起關注。那麼公開有什麼用?他的家人們認為以公開他的情況會刺激警察,不如不說。這也有一定程度的道理。

但是,從另一方面來看,我禁不住要問他本人真的不願意公開。我知道對於一位研究家,他對自由、民主等近代的價值觀抱有很大的興趣。他也冀盼中國實現民主化、言論自由。那麼,關於他自己被失蹤的事,他怎樣看待?

一般來講,錢被偷走後,很少人會不敢告狀。目前愈來愈多女人也敢表達自己在公司或家庭裏遭受的性暴力。在前近代社會下,人民只好甘心忍受悲慘的命運。近代化還意味著在很多方面人民擺脫「不敢說」的狀態的過程。20年前,外國的不少中國專家談談中國老百姓經常說出來的中國話是「沒辦法」。這句話表現出他們忍受命運的心情。我覺得最近聽到「沒辦法」的機會愈來愈少。這應該是與21世紀以後抬頭的維權意識有關。

中國警察在沒有正當的法律根據下讓公民處於不自由的狀態,這也是一種非法行動。雖然遇到這些行為,但不敢對外說……可以說這好像在封建社會下只好忍受虐待的人民一樣。面對政府和警察的暴力,我們公民還只好說「沒辦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