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乐女谈:性骚扰的民间解决方案-赵思乐 女权主义媒体人

2016年06月11日 00:03
东网电视
更多新闻短片
民间的性骚扰问题从过去沉默困境,到今日有所突破,反映妇女权利组织的深耕终有成果。

近日,一篇题为《曹小强?懒叔?青年才俊?性骚扰女同学你还要不要脸》的文章刷屏了公益青年的朋友圈,文章指向一名绰号懒叔的青年人曹小强。据文章的描述,他是圈中一名有一定资历的“学长”,曾参与知名的公益学习计划“立人大学”,也参与过青年组织“1980学社”的工作。

当事人通过微信群接触到曹小强,曹小强在深夜找她讨论诗歌,进而将话题引向性,并给她发送生殖器图片和成人影片截图,在当事人做出负面反馈后仍提出性要求。当事人感受到严重的人身侵犯和心理创伤,在痛苦和纠结之后决定公开此事。

这篇文章刷屏后,曹小强在一个时政群内发出了简短的道歉,将性骚扰归纳为“与异性交往尺度把握不当”。而同时,愈来愈多的曹小强性骚扰受害者涌现,她们通过转发评论文章或向朋友倾诉“出柜”,更有女生勇敢说出自己在高中时险遭曹小强强奸。“1980学社”成员和其他关注此事的公益圈人士,也紧急建群讨论处理方案。

接下来的进展顺利得让人有点意外:“1980学社”发布声明,承诺广泛征求建议,建立防性骚扰机制,并终止邀请曹小强对学社工作进行指导;8名受害女生联合发布声明,要求曹小强公开郑重地为自己的性骚扰行为道歉,同时要求“1980学社”和公益圈尽快建立反性骚扰机制;曹小强通过公益媒体NGOCN发布视频,承认自己的行为构成恶劣的性骚扰,向所有受害女生和曾工作的机构道歉,并表示愿意承担相应的赔偿;8名受害者再次联合发声接受曹小强的道歉。

事件从爆发到基本得到解决,仅不到一周时间,虽然过程中也有人作出谴责受害者的言论,但总体而言比例很低,这相比于去年的“女权案”律师性骚扰事件,不论是结果还是速度都要好得多。

去年4月,“女权五姐妹”取保候审之后,代理律师王秋实被曝出曾性骚扰当事人家属(也是女性)和女权伙伴,在当事人和友人的持续发声之下,王秋实也不曾诚恳地承认错误和道歉,王秋实参与的LGBT机构也没有主动对其做解除合作处理。事件至今没有得到解决。

“女权案”律师性骚扰事件,因涉及群体对性骚扰容忍度更低、发声自觉更强,才得以曝出。事实上民间圈子里的性骚扰和性别歧视现象屡见不鲜,绝大部分不了了之,连公开都很少见。此次曹小强性骚扰事件能有这样的结果,可以说是目前为止最为正面的性骚扰处理案例。

带来正面结果的影响因素既有客观上的,也归功于处理过程中的得当之处。

首先在客观上,此事件基本上发生在公益教育领域内部,不涉及不同群体间的相互因素,比如王秋实骚扰事件就涉及女权群体和维权律师群体,事件从一开始就引发了群体间一定程度的不信任和冲突;另外,曹小强在公益教育领域中也仅属于“有一定资历的学长”,而并非“业内大佬”,但如果问题真的指向掌握资源或象征领域名誉的人物,又会有怎样的结果呢?仍待检验。

从处理过程来看,最为有力的当属受害者的联合发声和维护权利,从而形成相互支持和保护,也使得问题的严重性得以体现,诉求的力量倍增;另外,当事人的朋友和与曹小强相关的机构,从事件爆发开始就选择寻求帮助而不是讳莫如深,她们谘询性别和法律专家,以及对处理NGO内部性骚扰问题有经验的公益人,在处理上没有出现硬伤。

总体而言,民间的性骚扰问题从过去的沉默困境,到“女权案”律师性骚扰事件中打破沉默但维权维艰,到“曹小强事件”中有是非上的基本解决,在较早接触西方非政府组织工作规范和伦理的公益领域率先有所突破,这与妇女权利组织在过去20年的深耕和意识培养是分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