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論:水管滲漏日夜流 多少民膏倒落海

20180418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馬路噴泉」、「馬路河流」早已成為香江一景,水管滲漏或爆裂流出來的不僅是珍貴食水,更是民脂民膏。根據申訴專員報告,如果將香港食水滲漏率降至與新加坡等先進地區看齊,每年節省下來的水可供二百萬港人使用一年,慳回五億三千萬元公帑。水務署長期坐視水管百孔千瘡,食水日流夜流,讓人見識何謂「倒錢落海」。

水資源的重要性毋庸多言,港府一再強調要節約用水,而水務署更將自己塑造為環保先鋒,不僅編輯「知水惜水」系列通識教材,推出由明星代言的惜水廣告,更在幼稚園推展「惜水學堂」學前教育計劃,煞有介事。但說是一回事,做則是另一回事,正如申訴專員踢爆,本港食水滲漏率高逾百分之十五,令人咋舌,如果香港的滲漏率降至新加坡的百分之五水平,那麼每年可減少九千六百多萬立方米的食水流失,以及二千七百多萬立方米的鹹水流失,前者可以灌滿三萬八千多個標準泳池,後者相當於逾一萬個標準泳池,這麼多翻山越嶺而來的水資源被白白浪費,豈止是令人痛心,更是令人憤怒。

食水流失浪費問題已是老生常談,過去港府歸咎於水管老化,水務署於二○○○年推出全港更換水管計劃,好不容易拖到一五年完成,但滲漏爆裂問題依然如故。譬如北角城市花園的食水及鹹水管在過去五年間發生十四次爆裂,其中一六年六月至八月就爆水管四次;又如大窩口邨對出大街,一四年至一五年間爆水管九次,影響最長的一次是連續三日。爆水管不僅頻繁,而且影響時間長,附近居民需落樓找水,固然不勝其擾,商家因此無法開工而蒙受重大經濟損失,更是欲哭無淚。

令人無法接受的不僅是水管長爆、食水長流,更是水務署漫不經心的態度。對於工地挖掘時常破壞水管,水務署一向寬大為懷,肇事者罰款不過三數萬元,處罰如此輕微,同爆水管造成的社會及經濟損失不成比例,這不是阻嚇,而是變相縱容。同樣受人詬病的是,水務署至今未為處理滲漏設立時間表,不少個案一拖再拖,任憑受影響者怨聲載道。水務署有沒有急民所急、想民所想,港府有沒有將市民的福祉放在心上,已是不言自明。

最諷刺的是,水務署同房屋署因為處理水管滲漏的責任歸屬問題積怨甚深,早前更鬧到立法會,將矛盾公開化,在眾目睽睽之下,上演一齣推卸責任、「狗咬狗骨」的鬧劇。

一滴水可以反映太陽的光輝,一滴水也可以反映港府的無能。水務署工作散漫早就千夫所指,也淪為審計報告及申訴署的重點「關照」對象,但水務署批評接受,態度照舊,究其根源就是官官相護。年前「鉛水事件」震驚全城,最終沒有一個人被問責,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更狂言「官到無求膽自大」。港產官僚有這麼一個包庇護短的「奶媽」,自然是批評由你批評,好官我自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