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吟虎嘯:「奧弗頓之窗」和特朗普-柳扶風 評論員

2018年05月17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特朗普政府挑起中美貿易戰的背景和目的十分清楚,並對美國公眾一再作出論述,如《國防戰略報告概要》宣稱:美國繁榮與安全的主要挑戰是長期戰略競爭再次出現,這些競爭來自修正主義大國——中國和俄羅斯,他們想要塑造一個與其集權模式相一致的世界,獲得對其他國家經濟、外交和安全決定的否決權。報告宣稱「大國競爭的時代又回來了」,「中國和俄羅斯意圖塑造一個與美國價值觀和利益背道而馳的世界」,更誣稱中、俄等已超過恐怖主義對美國國家安全發起最大挑戰。

特朗普直言,美國正面臨「流氓政權、恐怖組織,還有像中國與俄羅斯那樣挑戰我們的利益、經濟和價值觀的對手」,高叫「美國必須強硬對付」。他說:「軟弱是通往衝突的最可靠途徑,而無與倫比的實力才是我們最可靠的防禦。」

於是,我們看到,特朗普政府懷着對美國無與倫比的實力的狂傲自信,向中國打響了這場貿易戰、實力戰、國安戰和價值觀戰。特朗普政府用明顯的「冷戰思維」對這場「大戰」塗抹上了意識形態之爭、社會制度之爭的濃墨色彩,忽悠視聽,又自逞英雄,這種做法是美國政客的慣常伎倆,此乃社會心理學所稱的「奧弗頓之窗」也。

根據這一概念,任何一個準則,無論多麼荒誕和非法,都能被政客們說成是可以接受的並且是合理的,影響大眾意識。可見,「奧弗頓之窗」這一概念可以部分解釋美國政府一向推行的全球稱霸政策,用特朗普的話說,就是「美國優先」。為甚麼能夠長久不衰?美國選民為甚麼不論選出甚麼政客,都會推行稱霸政策而不會有任何問題?特朗普則更是洞悉和巧妙使用「奧弗頓之窗」的高手——美國人自以為眼睛雪亮的把他選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