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地鴻爪:這個世界誰怕誰-香桐仁 評論員

2018年05月18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特朗普擅長商業談判,年輕時就寫下暢銷書《談判的藝術》,所謂「藝術」,除了開天索價,落地還錢,還有一招就是欲擒故縱,以小換大。

在中興事件上,美國先是祭出制裁措施,令中興陷入「休克」狀態,接着特朗普大發「善心」,說是要給中興一條生路;現在換了說法,指在中興問題上甚麼事都沒有發生,中興結局如何必須與更大的交易聯繫在一起。

特朗普大玩變臉戲法,就是將中興當成魚餌,誘使中國作出最大的讓步。美國早前向中國提出清單,有八大訴求,包括中國大幅縮減對美貿易順差二千億美元、停止產業升級計劃、不准反制裁美國、也不准中國向世貿組織投訴。美方的要求是如此的過分,以致歐洲人都看不下去了,直指美方清單是不平等條約,不切實際。換言之,如果美方要求全部或大部分得到滿足,那麼中國就是晚清再世,中方代表團團長劉鶴就成為現代李鴻章。

但時代畢竟不同了,現在的中國不是清朝,現在的美國也沒有當年的八國聯軍那麼牛,不可能予取予求。事實上,中國手上有不少籌碼,北韓也是其中之一,特金會能否如期舉行,特朗普能否做成前任們都做不到的事,甚至是否有機會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中國的作用很關鍵。

可以說,美國有求於中國,多於中國有求於對方,這個世界誰怕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