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言集:中國在緬甸的投資-陳文鴻 研究所所長

2018年06月14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一帶一路倡議進入建設階段,發展良好,但個別項目卻遭遇不少困難。困難的始源往往不是外在因素,而是中國本身的具體政策和執行出現偏差。這既是正常,所有國家都會遇到同類問題,但同時是可以糾正的,例子是緬甸。

中國在緬甸以往最大投資是軍政府時代的密松水庫,在民選政府時便被叫停,原因是觸犯當地少數民族對民族文化始源土地的保護,在遷徙居民時依賴軍政府,但軍政府做得不妥善,環保審議缺乏;國際上亦反對過度發展河流水壩,影響生態。更何況,發電主要供給中國,屬資源出口。在中國投資之前,日本亦曾考察,結果不敢投資。密松的例子不是緬甸不守承諾或故意刁難中國,而是民選政府面對社會對環保的要求,不能強制建設。密松水庫一如中國的三峽,社會反應強烈屬正常。中國是否要不顧緬甸民意而堅持呢?

最近爭議是皎漂港建設,中信的九十億美元計劃似乎是閉門造車,飛地建設,不顧皎漂港及所在若開邦的整體發展。皎漂港缺乏交通連接,基礎設施不足,人口不多,與印度開發同在若開邦的實兌港不同。若好大喜功規劃港區經濟、商貿地產發展,無助當地民生經濟,且必然產生大量投資回報問題,緬甸政府與國際社會的擔心並不過分。若皎漂港與若開邦、若開邦與緬甸中心地帶的交通連接未提早建設,使與周邊地區融合,便是飛地的港口建設。只考慮中國企業的利潤和收益,且投資過巨,回報不易,緬甸民選政府怎敢承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