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論:敵與友混沌難分 貿易戰勝負未卜

2018年07月13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兵者,詭道也。美國對中國發動史無前例的大規模貿易戰,中國拒絕屈服,慨然應戰,而在全球經濟一體化之下,幾乎所有經濟體都被迫捲入其中,注定是一場空前慘烈的立體戰爭,雙方不僅在貿易上鬥法,同時亦在輿論及外交方面短兵相接,國際國內,合縱連橫,使得這場貿易戰形勢變得異常錯綜複雜,充滿變數,最終鹿死誰手言之尚早。

世貿組織昨日開會審視中國貿易政策,成為中美雙方爭奪輿論與道德高地的第二個戰場。中方強調自加入世貿以來,已經大幅度降低關稅,開放市場,呼籲世貿組織成員國一道共同對付美國的貿易霸凌和單邊行動;美國也非省油的燈,反指中方未有遵守當初入世的承諾,利用「發展中國家」的身份佔發達國家的便宜,尤其是佔美國的便宜,利用不公平貿易獲得大量貿易順差,更竊取知識產權,敦促世貿組織將中國定性為「發達國家」。中美在世貿組織大鬥法,並不令人意外,鑑於特朗普上台後強調「美國優先」,並不斷從國際組織中「退群」,走自我孤立之路,中國反其道而行,扮演負責任大國的角色,力圖將中美貿易戰塑造為開放與封閉、多邊與單邊、合作與孤立、共享與獨贏的對決。

中美雙方互相告狀,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但很明顯,世貿組織並不是一個真能主持公道的地方。世貿組織本來就是由美國創造,很難想像它會站在中國一方,退一步說,即使中方獲得勝訴,美國作為全球霸主,也不可能受到有關判決的約束,特朗普一早明言世貿是無用機構,威脅隨時「退群」。因此,中美雙方在世貿鬥嘴,旨在爭取輿論支持,獲得同情分,而從現實情況觀之,日本、歐洲等主要經濟大國雖然都不滿特朗普自私自利的霸道作風,與中國「同病相憐」,但畢竟這些國家本來都是盟國,同氣連枝,亦同樣不滿中國市場不夠開放,傾向支持美方對中方施壓,並利用中美矛盾漁利。

這就難怪,今次世貿組織大會淪為中國的「鴻門宴」,不少國家對美國小罵大幫忙,一方面強調遵守世貿規則,尊重世貿裁決機制,反對貿易戰;另一方面批評中國未能接受以市場為基礎的原則,未能履行保護知識產權,敦促中國擔當起大國責任。歐洲、日本等在中美之間首鼠兩端,演繹何謂「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

當然,批判的武器,不能替代武器的批判,中美貿易戰將向甚麼方向發展,主要取決於中美兩國的實力及領導層的意志,取決於對貿易戰痛苦的承受能力,更取決於民心民意。表面看,中國對美國市場依賴更深,在貿易戰中的損失更大,美國擁有更多的彈藥,但實際情況遠為錯綜複雜,中國是全球產業鏈的重要一環,各國利益密不可分,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以中國科技龍頭中興為例,其生產的手機晶片來自美國,攝影鏡頭來自德國或日本,其他零部件可能來自南韓、台灣等地,中興將這些部件組合到一起,美國制裁中興,雖然令中興即時休克,但中興的外國供貨商一樣「躺着也中槍」。

事實上,中國一年進口晶片二千多億美元,而美國高通的晶片大部分供應中國市場,中興倒了,雖然理論上高通可以找第二個客戶,但實際上,擁有中興這種高強組合能力的大企業很難找到替代者。美國對中興「一箭封喉」,固然彰顯其科技強國的地位,但將其罰款後又令其「復活」,這並非美國仁慈,更不是特朗普口中唸唸有詞的同中國領導人的「偉大友誼」,而是中美企業處在產業鏈不同位置,美國在高端、上游,中國處中低端、中下游,正是詩意上的「君住長江頭,我住長江尾」,中方批評美國發動貿易戰損人害己,並不是沒有根據。

一言以蔽之,中國在貿易戰中雖處下風,但並非沒有還手之力。正如西方專家指出,中國有不少「大殺傷力武器」,稀土是其中之一,中國是稀土最大出口國,而稀土是高科技產品的重要元素,一旦中國限制稀土出口,縱然美國有生產高端晶片之能,也難免巧婦難為無米炊。中國還有一萬二千億美元的美債,雖然拋售美債是一柄雙刃劍,但兔子逼急了也會咬人,美國不能不顧忌。更有人指出,美國威脅對另外二千億美元的中國貨徵稅,稅率百分之十,但只要人民幣貶值百分之十,則可以將徵稅的壓力消解於無形,而自貿易戰開打以來,人民幣已貶值約百分之五,再貶百分之五並非難事。正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面對美國揮舞貿易戰大棒,中方強調決不屈服,這是有一定底氣的。

當然,中國最大的王牌是市場,而且是世界上潛力最大的市場,美國對中國發起貿易戰,歐盟、日本等對中國頗有微言,無非都是嫌中國市場的大門開得不夠大。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美國對華打貿易戰,得益的是其他競爭對手,中國最近頻頻對日本、歐洲、印度等國伸出橄欖枝,道理正在此。美國政客也擔心為人作嫁衣裳,雖然支持特朗普對中國施壓,但對加碼徵稅卻鬧出分歧,美國參議院昨日通過議案,要求限制總統以國家安全之名隨意發動貿易戰的權力,雖說沒有約束力,但至少說明美國政客擔心貿易戰用力過猛,反傷自身。尤其是對中國生產的成衣等日用品徵稅,受懲罰的是美國消費者,在中期選舉將臨之下,誰也不敢冒得罪選民的風險。

正如哲人指出,一個人不可能兩次走進同一條河裏。因此,儘管特朗普對貿易戰信心滿滿,但中國與美國曾經的對手如前蘇聯、日本等不盡相同,過去的經驗未必能完美複製。事實上,美方從推出二千億美元的徵稅清單到最終落實,至少需兩個月時間,而國際政治風雲變幻,一日都嫌長,中美如何鬥爭,盟友如何站隊,存在很多變數,結果如何只能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