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看天下:特朗普奇章挽危局?-施友朋 評論員

2018年07月13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特朗普日前開始其上任後第五次歐洲之行,忙得交關:出席北約峰會、首訪英國以及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芬蘭赫爾辛基舉行峰會。狂人此行,不是要急於見英相文翠珊和英女王,他在意的是與普京的「英雄會」。眾所周知,特朗普一向欣賞普京的強人形象,要不是較早前的「通俄門」令他有被彈劾的危機,「特普會」恐怕不會等到今日。

種種迹象都教人看到特朗普對普京有所偏愛,佢對印度總理話見又甩拖;對日相安倍更是態度輕佻,使人諗起貓戲老鼠的場景。唯獨對普京,狂人常流露偏愛,最明顯係為咗討好普京,佢早前甚至放棄克里米亞原則,犧牲烏克蘭,邀請俄羅斯重返G8,讓德國總理默克爾和法國總統馬克龍都傻了眼!美國偏重俄羅斯多於歐盟,可謂不言而喻也。

此趟美俄首腦會談的地點赫爾辛基,曾多次成為美俄峰會的地點。一九九○年,時任美國總統老布殊和原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在這裏見面;一九九七年,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和俄羅斯總統葉利欽也在此會晤。儘管有人認為此次「特普會」只是特朗普東施效顰,但對民望不高的他而言,和普京會談有利於強化選民對其形象的改變,這比和北韓領袖金正恩會談更有力說明在其領導下的共和黨,無疑擅長解決全球安全議題的印象,起加分的作用。不要忘記,美國今年十一月將舉行的國會中期改選,若共和黨未能保持優勢,將影響特朗普餘下執政的權威及連任。

過去近一百年,美國總統在第一任期內的中期選舉時,只有一九三四年的羅斯福和二○○二年的小布殊保住了執政黨在眾議院的多數席位;其他每一次的中期選舉,執政黨都失去了參議院多數黨席位。狂人在外交上常不按牌理出牌,此次奇章「屈尊就卑」急於與普京會談,其以利謀算的商人本色能否打破魔咒,不妨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