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言集:美國收縮-陳文鴻 研究所所長

2018年07月14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國外有關大國霸權興衰的研究,多以國力過度擴展作為衰落的因素。軍事政治力量可以乘勢擴張,在缺乏對手或戰略策略高明底下,可以擴張得很快和很廣遠。但軍事政治擴張是馬上得天下,還需治天下,政治管治體制和經濟資力才是鞏固天下的條件。即使武力天下無對手,維持武力卻需廣大的長期資源投入和長期高效率的管理。美國在二次大戰後打垮德國,挾持英、法,經濟實力全球第一。從十九世紀末以來積累的外貿順差,在戰後初期還可持續增長。即使冷戰期間蘇聯集團的軍事政治力量可與美國抗衡,但經濟落後於美國,也容易讓美國以軍備競賽拖垮整個蘇聯陣營。

九十年代冷戰結束,美國成為世界獨一霸權,聲勢歷史無雙,卻也突出了美國霸權擴張過度的危機。越戰已顯示出美國經濟實力由盛轉衰。冷戰結束,美國當可減少軍備,收縮海外戰線,重整經濟,可惜二○○○年之後接連侵略阿富汗、伊拉克和敍利亞。美國已捉襟見肘的經濟因戰爭損失而受挫,克林頓的短期復興也被消耗掉。

美國以借債來維持經濟規模和國際霸權是不可持續的,早於特朗普的茶黨正是要求美國過度擴張之後收縮。特朗普的諸多外交政策也有着急速收縮海外擴展、把資源回收集中於美國本土的因素。與北韓談判是美國從東北亞撤軍?伊朗與敍利亞問題是美國從中東撤軍?美歐矛盾是美國從歐洲撤軍?或許回歸本國基本面才可保障美國和世界的穩定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