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論:呱呱落地已失恃 公院淪為枉死城

2018年08月13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迎接小生命來臨本來是開心事,無奈公營醫療千瘡百孔,亂象叢生,結果紅事頓成白事。兩年前曾接連發生產婦死亡事故的伊利沙伯醫院,再有同類事故發生。媽媽慘死,嬰兒失恃,大好家庭從此支離破碎,人們不禁要問,病人枉死到底何時方休?

事發於上周五,懷孕三十八周的年輕產婦因為胎水少及蛋白尿,被伊院安排當天早上入院進行催生,豈料待至晚上情況急轉直下,產婦突然抽搐,數分鐘後更心臟停頓,院方遂緊急進行剖腹手術及搶救,惜返魂乏術,延至翌日不治,嬰兒則情況嚴重,目前仍在新生嬰兒深切治療部留醫。

一如既往,伊院輕描淡寫表示已將事件向醫管局呈報,個案則交死因庭跟進,並將成立小組調查,更不忘強調已經盡力救治,彷彿一條活生生的人命不過是冷冰冰的個案,走一遍程序就當完成責任,但實情是否如此呢?儘管今次事故原因仍有待調查,但在公院催生致死近年屢見不鮮,伊院兩年前就發生最少兩宗,產婦都是在催生後出現「彌散性血管內凝血併發症」引致死亡,如果連同另一宗人工流產手術致血崩死亡個案,更是一年內三宗,難道今次事故又是巧合和不幸這麼簡單嗎?

想當年,伊院口口聲聲承認事不尋常,煞有介事成立調查小組檢討一番,但同類慘劇至今仍然反覆上演,證明一切只是走過場。不難想像,今次事件也是一樣:先是調查小組證明沒有人需要問責,然後是死因庭裁定產婦死於不幸,最後則提出一系列改善建議,直到又有下一個受害人出現,循環往復,沒完沒了。其實正如病人組織質疑,同一醫院同一部門頻頻出事,反映的是由人手到制度都出了問題。對受害人家屬而言,院方所謂的「按足程序」不過是草菅人命的代名詞;所謂的「已經盡力」則是冷血的另一說法,有人形容一隻腳踏入公立醫院,一隻腳就踏入閻王殿,雖不中亦不遠。

事實上,產婦入院催生變成等死,公院醫療事故不斷,跟人手不足脫不了干係,尤其是婦產科,過去幾年都是流失率高企的部門,而伊院所屬的九龍中聯網,婦產科流失率更一度高達兩成半,冠絕全港。可以看到,曾蔭權政府大力催谷醫療產業,遺禍不斷浮現,於今尤烈,一方面是有經驗的公院醫生紛紛掛冠求去,另一方面是人手增長遠遠追不上需求,十個煲七個蓋,「爆煲」就是必然結果。更有甚者,醫醫相護的傳統根深柢固,醫生犯錯幾乎不用受罰,最終必然是有恃無恐,變本加厲,永遠不能吸取教訓。

這些年,公院醫療事故層出不窮,無奇不有,將手術用具遺留病人體內有之,左右腦不分有之,陰道肛門不分又有之,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說到底,公院冇心冇肺冇靈魂,醫者早就失去父母心,有的醫生甚至在手術途中丟低病人跑去私院搵真銀。所謂心態決定境界,公院想洗脫枉死城的污名,難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