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吟虎嘯:政經城市相互轉化-柳扶風 評論員

2022年06月24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眾目睽睽、淺顯的事實是,香港97前是一個「經濟城市」,97後變成了「政治城市」;經濟城市經濟繁榮,政治城市政治動盪。97前香港成為經濟城市,是英國一百多年的管治刻意經營,這最符合「大英帝國」殖民全球的利益。英國通過鴉片戰爭把香港搶到手,此乃「國際政治」行為。搶到手後又在香港駐軍,鎮壓當地人民反抗力量,建構英控政權和管治制度,這些都是政治,是帶血腥的政治。英國通過這些政治和軍事鎮壓,解決了在香港這塊殖民地的「政治問題」後,就能在香港攝取巨大的、沒完沒了的「帝國經貿利益」和「地緣戰略利益」,專心致志的排除一切干擾,把香港打造和經營成一個經濟城市,香港遂成為全球經貿、航運、金融中心。
英國清楚,這樣一個在經濟上給「大英帝國」帶來無窮利益的城市,首先就在於這座城市的「主權、治權」和政治掌控在自己手裏,英國絕不允許有任何政治力量「破壞」這個格局,不能讓香港成為政治城市。上世紀50年代起,英國一直極力嚴控在港的「國共活動」、極力抑制國共力量在香港的發展;與此同時,英國絕少在香港公開「講政治」,極力淡化政治,只講吃喝玩樂、投機發財、拚命賺錢,結果香港不僅是經濟城市,世界上最好賺錢、遍地黃金的地方,香港人還十分自豪的誇耀自己是「經濟動物」,對「講政治」分外鄙夷、輕視。
到97年不得不「光榮撤離」,英國變卦了,開始講政治玩政治,目的是要讓香港未來權力「植根於本地人」,方法是搞民主、搞普選,以美、英等西方模式建立政治制度,用這樣的政制對抗和隔絕大陸的「一國干預」和社會主義制度,具體手段是組建扶持反對派,利用港人的恐共心理煽動「反共拒中」,通過選舉讓反中亂港勢力和外國代理人奪權變天。
這麼一鬧騰,香港就成了「政治城市」,大批「政治動物」行走街頭,動亂不絕,經濟衰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