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文遠涉掟三文治 梁振英指對掟嘢特別警覺

2017年10月04日 14:32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梁振英(右)下午出庭就案件作供。(李志湧攝)

去年立法會選舉投票當日,社民連主席吳文遠在時任特首梁振英到票站投票時,涉嫌向梁投擲三文治,最後卻疑擲中梁身後的時任署理總督察劉泳鈞,吳事後被控普通襲擊罪,案件今(4日)在西九龍法院審理。梁振英下午約2時半抵達法院,準備就案件作供,同行約有8名G4(要員保護組)貼身保護,與他一同乘搭法院升降機。案件下午續審,辯方隨即傳召梁振英作供,而被告吳文遠決定不再需要律師代表,餘下審訊自行抗辯及提問證人。

梁振英作供指,案發日早上到票站投票,當時看不到被告在場,但當步向涉案票站時,發現視線內「有嘢飛嚟」,而他避開後繼續向前行。他指出,自從立法會被掟杯後,特別提高警覺,他又強調襲擊者需負上刑責。

梁形容,發現「有嘢飛過」前表情從容,吳要求梁庭上示範從容,但梁表示不會做,除非法官要求。裁判官則指若有需要,可翻看新聞片段。庭上之後播放新聞片段,吳指片段中「舉手嗰個係我」,而梁就強調當時見不到被告,「見唔到就係見唔到」,但形容發現「有嘢掟過嚟」時心情緊張,因不知是甚麼物件,尤其是在立法會被掟玻璃杯後,社會上一部分人變本加厲,而當時亦意識到危險,因可能掟的是玻璃樽或是鏹水,故避開後加快步伐。

梁形容案發時感到驚和恐慌,因作為行政長官,有人向自己掟嘢機會不高。他指當時是嚴重襲擊,反問「唔係襲擊,係乜嘢?」他又指,自己避開時,不會計算到是否誤中副車。吳庭上質疑梁的作供,梁反指自己是辯方證人,「係你請我嚟,如果你唔信我,唔應該請我嚟」。吳就指要申請梁做敵對證人,因其證供不可信,對辯方案情沒有幫助,但裁判官拒絕吳的申請。

吳文遠向法庭申請梁振英為敵對證人時指,梁為本案關鍵證人,但控方卻不傳召作證,質疑無法證明被指是襲擊目標的梁當時的表情如何、有否看見吳等,結果吳被迫傳召梁為辯方證人,惟梁卻一而再拒絕與吳的代表律師會面,以致在開審前「傳召佢都唔知對我有無利」,但當梁作供後認為「起碼與我睇嘅嘢不吻合」,故吳提出申請把梁轉為敵對證人,最終裁判官考慮吳缺乏理據而不批准申請。

吳文遠認為,梁振英是默許吳向他掟三文治,而梁避開是有意令後面的人被擊中。梁對此否認。梁振英已作供完畢,案件押後至本月12日控辯雙方結案陳詞。梁之後乘坐7人車離開,未有回應記者提問,期間有市民大叫:「梁振英,大話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