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日報A1:特拖政府衰過第三世界國家 議員轟多部門包庇

2018011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兩名正在澳門路環監獄羈押的毒犯,竟涉嫌在獄中使用手提電話指使獄外同黨販毒,澳門監獄被轟做法荒謬。

澳門「特拖政府」近年管治塞責 ,劣迹斑斑,昨日(13日)又再爆出荒唐醜事!兩名正在澳門路環監獄羈押的毒犯,竟涉嫌在獄中使用手提電話指使獄外同黨,由香港販運毒品至澳門供夜場銷售,並在獄中搜出4部手機、電話卡,充電工具,及一塊相信用作收藏手提電話等違禁品的改裝乒乓球拍。有本港資深懲教人員指出,監獄範圍嚴禁通訊工具,在監倉發現手提電話屬匪夷所思。澳門立法會議員更狠批澳門當局「斬腳趾避沙蟲」的做法本末倒置,不排除事件涉及有人包庇在囚人士,澳門政府每次出錯後才稱要徹查,事後孔明無補於事,回歸近20年仍不斷有內外勾結情況,涉及眾多部門,衰過第三世界國家,管治千瘡百孔。

司警早前接獲線報指兩名正在路環監獄羈押候審的男子,涉嫌使用手提電話指使監獄外的同黨販毒進行調查。上周四(11日)下午,涉案姓甘男子從外港碼頭入境時被司警截獲拘捕,當場在其身上檢獲共重24.8克、市值8.2萬元可卡因,以及大批用作分拆可卡因的透明膠袋。甘供稱兩名同黨在獄中透過手提電話指使其販毒,主要到香港購買毒品,再偷運回澳,今次購得可卡因會分成100包,每包約重0.24克,售價為800元,當收到來電指示,便會向夜場人士出售。事成除獲得4000元報酬,每出售1包可卡因更可獲當中1成、即80元酬金。

調查發現,涉案3名男子分別是在外港碼頭被捕的青年姓甘,18歲,報稱任職侍應;在路環監獄「遙控」甘某販毒的則是20歲姓蘇及19歲姓黃男子,3人均涉及去年同一宗販毒案被捕,當中只有甘不用羈押候審,蘇和黃則在去年5月開始被羈押候審。司警與懲教管理局搜查該兩名在囚男子的囚倉,發現4部手提電話、電話卡和充電工具及一塊曾改裝的乒乓球拍,相信用作收藏手提電話等違禁品。其中一部電話在一名涉案男子的床上搜出,另3部則在囚倉區的大型垃圾桶中檢獲,不排除有其他囚犯在獄中使用手提電話與獄外聯繫。乒乓球拍是獄方提供予在囚人士進行康樂活動時使用。但有人否認手提電話等違禁品屬於他們,司警和懲教管理局正跟進調查案件。

事實上,過往不時有不法之徒被揭受僱販毒集團,從香港偷運毒品到澳門,每次報酬由1500港元至4000港元不等。惟今次由在囚人士指使獄外的人販毒,情況更令人震驚。有本港資深懲教人員指,本港懲教院所的管制極之嚴格,除非是高級懲教人員或有行動需要的指定人員,否則大部分懲教人員本身也不能將手提電話帶進院所範圍,必須存放於監獄以外的地方,更遑論是在囚犯入住的監倉內發現,實在是匪夷所思。他強調,嚴禁將通訊工具帶進監獄範圍,一方面是防止發生劫獄事件,亦要防止有犯人在監獄內指揮外間的非法活動。

類似情況惹外界質疑澳門多個政府部門,過去一直涉內外勾結,「運作N年,一條龍食大茶飯」。而今次事發後,澳門當局急急「補鑊」,但做法卻為人詬病。澳門懲教管理局表示,一直都有各項措施包括掃描機和突擊檢查等提防監獄出現違禁品,局方仍在了解電話如何運入監獄,並指高度重視事件,會作內部調查。

而懲教管理局保安及看守處處長林錦秀竟稱,未來會考慮利用不同科技堵截違禁品,例如局方已購買手提電話信號堵截系統,現時正在測試,冀盡快在囚區安裝系統。外界對獄方採用消極的攔截信號方法,而不是積極去揪出包庇的貪污人員及打貪,直斥做法本末倒置。保安司司長辦公室則謂,已指示懲教管理局全力配合警方調查工作,同時須徹查流動電話非法流入監獄的源頭和緣由,並重新審視對進出囚倉區人員的檢查,一旦發現有懲教人員涉案,必將嚴肅處理,且不排除依法予以刑事追究。

澳門管治不負責任:http://hk.on.cc/fea/macaugo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