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故:留長髮畫眼線 反叛設計師:冇轉校我實坐監

2018年06月10日 12:0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陳敏航(Akira)認為,作為時裝設計師,「大膽」很重要。(設計圖片)

一個留着及臀長金髮的男生,再加上長長的眼線,你或許會說他「古靈精怪」,但在時裝設計師陳敏航(Akira)眼中,這只是他個人特色、形象。

主流學校的「壞學生」

屬於九十後的Akira,跟大部分學生一樣,小一開始在主流學校讀書,天生個性好動,身材高大,在運動方面很出色,手球、排球、籃球、田徑等都有參加,但在學習成績及操行上,卻屬於「不達標」的一群,特別是情緒方面,比較容易發脾氣,因此他在主流學校老師眼中,被標籤為「壞學生」。

去到小六、中一時,正值年輕人的反叛期,他「不守規矩」的情況愈演愈烈:「試過喺廁所畀人問『你邊瓣?』我無理佢,閂埋廁所門喺裏面打佢。」

「爛命一條,死咗就算」

發脾氣、打架的後果,當然是被責罰:「佢哋真係唔識教,唔識睇學生嘅情緒,例如我發一下脾氣,老師就會標籤咗『呢個學生係有問題嘅』,甚至停你課,學校好鍾意停你課,郁啲就叫你去停課室,對住四面牆又唔準你瞓覺,咩都唔可以做,咁返學嚟做咩呢?」

Akira認為老師沒有了解他行為背後的原因,只會一味責罰,令他對學校、老師的愈來愈反感,返學很不開心,甚至有想過自殺:「當時都有一句話喺心裏面『爛命一條,死咗就算』,當時覺得呢個世界,正常人會覺得係彩色,我嘅諗法卻係灰色。」

改變一生的轉校

Akira「不守規距」的行為,上到中學仍然持續,融入不了主流學校的生活,Akira主動上網去搜查出路,發現有一些群育學校或許更適合「不守規距」的自己,於是主動向社工要求轉校,而這個決定,改變了他的一生:「慢慢群育學校老師畀咗感動我,就係佢哋真係用心教你,唔會放棄每一個學生;如果我冇轉去群育學校,我依家嘅『成績』係入去坐緊監。」

發掘專長,成為設計師

Akira轉了去群育學校後,感受到老師對他的關愛,不會只是着重他的成績,反而更在乎他的品格發展,更會因應學生的興趣,去為他們設計課堂及課外活動,而Akira亦在這裏,尋找到他時裝設計的天地。

「佢對時裝設計有天分,佢可以為咗搵一種物料,或者嗰一點、嗰條線,可以專注到唔食唔玩都要先將佢做好。」Akira的時裝設計啟蒙老師吳偉廉(吳Sir)說。

知恩圖報,回饋母校

中學畢業後,Akira繼續學化妝、攝影、拍片,現在除了是一個時裝設計師,亦是一個全職化妝師,目前專注於短片的拍攝及製作。而每當學校有活動需要化妝師或模特兒,他都會義不容辭帶着團隊回去幫忙。即使畢業已十年,他仍經常回去探望老師,甚至繼續在時裝設計室埋首設計:「我讀過三間中學,係唯獨許校親切感多啲,好似返到自己屋企咁。」

鬧市「快閃」時裝表演

「我覺得設計師唔夠大膽去行動嘅話,係嘥咗自己嘅設計。」就是自小一顆大膽、勇於嘗試的心,Akira過去幾年,在銅鑼灣鬧市舉辦過多次的「快閃」時裝表演,希望讓忙碌的香港人停下腳步,欣賞本土時裝設計師的作品。在今年年尾,他亦策劃緊另一次的鬧市「快閃」時裝表演。

今集《港。故》用6分半鐘,說說這位長髮不羈時裝設計師,是如何鍊成的。而這亦是我們「群育學校」系列報道最後一集,希望大家多了解群育學校的學生,他們並不如大家想像的那麼「壞」,而只要適合自己,相信任何一間學校,都可以培育出色的學生。

-------------
《港。故》:東網每周專題習作,講故事、講香港人的故事,請關注《港。故》fb:https://bit.ly/oncckonggu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