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觀景窗:曾陽晴 你還欠傅天余一句道歉-林孝謙

20131202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對著青春期的孩子談「性教育」本來就是一件難事,更何況是對著這群網路資訊隨手可得的孩子。電視網路上各式各樣的黃腔與性暗示,防不慎防的性愛廣告,難道我們真的單純的認為防堵是最好的教育方法?不要忘了,大禹在幾千年前就告訴我們,疏導才是真的硬道理。

就我就讀高中的時候,柯林頓與白宮實習生的新聞鬧得沸沸揚揚;身處在雄性賀爾蒙旺盛的男子中學,自然有同學舉手問英文老師什麼是「oral sex」。我對於當時老師的回答,印象很深刻。她自然大方的告訴我們,oral sex 就是口交。另外還講解了oral的詞類變化,還告訴我們有個牙膏叫做ORAL-B。她還提醒男同學,不僅是女對男,男對女都可以oral sex,以後婚後男同學們不要只顧著自己享受。對於性,她不覺得髒,自然我們也不會。坦白說,青春期的同學們當時得到調戲女老師意淫的滿足,但也至少建立了正確面對的態度,學到性行為是種互動,而不是單方面的享受。

我們不會因為電視上出現了衛生棉廣告而不讓小朋友看電視,我們也不會因為要討論到陰莖與尺寸而拒絕推廣使用保險套。面對小孩們的疑問,我們不能總是「以後你就會知道」搪塞;我們更不需要恐怖的墮胎影片,讓學子們對於性產生負面的聯想。

對於性別平等教育協會製作、女導演傅天余執導的性教育影片《青春水漾》引發家長關注,北市國小學生家長聯合會痛批一事,我們可以深深的感受到台灣對於性教育的保守。保守沒有錯,但不代表給予適當的性資訊就該被撻伐。更不應該妖魔化被強加「人獸交」這種子虛烏有的汙名。

也許我們可以更細緻一點,我們應該要求老師在播放影片前,有更充分的說明,也許我們可以再保守一點,我們可以提高這部片的觀看年齡(雖然我認為一點都不需要),但是最不應該的就是一味歇斯底里的攻擊,汙名化的攻擊。

社會的開放不代表動亂的開始,對於性知識的掌握,更不構成性墮落的理由。面對性,我們需要建立起一個正面的態度。不是蒙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另外曾陽晴先生,請你記得,你還欠傅天余一個正式且公開的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