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玉蔻
資深媒體工作者
蔻人心弦:兆豐洗疑案 斷點蔡友才在保護那些人?
兆豐案案情一變再變,蔡友才原本宣稱自己身為董事長,不可能管到這些小事,但專案小組翻閱資料,確認了一切事態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如果蔡友才事先知情,徐光曦、彭淮南、曾銘宗、桂先農與丁克華這一干人等會毫不知情?

要是檢調把這件事的斷點,斷在蔡友才身上,認為這是他個人的貪婪,把他當成是馬英九特別費案的余文的話,那麼這個政府不僅是幼稚,愚蠢,欺瞞百姓,歷史不容。

電視政論節目「政經看民視」,依據紐約州法院判決書,並接獲 Kingston 先生的線報,揭露兆豐至少在2003年就開始積極介入「洗錢」幫助一名「吳先生」隱匿財產。原來,當年Kingston向兆豐銀行的客戶「吳先生」執行債權,同時要求兆豐提供客戶資料,但兆豐紐約分行卻拒不配合。於是,Kingston再度上法院討公道。

最終,紐約州判決兆豐銀行敗訴,但兆豐卻對判決結果置之不理,成為了這次被罰的主因之一;同時,Kingston曾私聘調查員查出「吳先生」疑與兆豐銀巴拿馬箇朗分行經理有不正當的往來。

這案子的詳情就不多說了,但光是這樣,兆豐銀行就有甩不開的嫌疑。更別說央行總裁彭淮南是如何憑著一封信就讓聯邦儲備銀行把罰款打了折扣?為什麼一個個關閉的帳戶還會收到數次匯款,成為洗錢的管道?174筆紐約分行匯到巴拿馬與箇朗分行的金流又是怎麼被退回的?

而我們的金管會在這過程之中,是不是打算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在處理的過程中,是專業不足還是人為刻意蓄意包庇?這些問題難道不需要個答案。

另一方面,還有一個急需金管會與立委介入的案子,就是樂陞案。

且不說樂陞在國民黨執政時期何德何能,可以讓經濟部資策會補助逾五千萬元,就說樂陞三位獨立董事好了。樂陞三位獨董:尹啟銘、李永萍與陳文茜,他們各個都是大有來頭,卻沒有負起與他們的名聲對應的責任。樂陞案豈止是內線交易,這個本是一樁完美的詐騙案!

日商百尺竿頭名不見經傳,卻「有能力」進行大規模金錢收購,而獨董們卻只有「中立」建議。獨董把關不嚴,要之何用?何況在百尺竿頭併購之前,樂陞還收購了廈門的網路公司,同時發行20億元的可轉換債與認股權證,再轉換成普通股。

如今,這些普通股就到了受災股民的手上,幾乎成為廢紙。如今,只見政府任由金管會自說自話,看不到檢調更專業深入的查察,豈不哀哉?

所以趁著13日立法院新會期開議,請立委們,不論身處在哪個委員會,務必要讓這些事水落石出。不要讓選民失望;不要讓各界覺得立委,特別是民進黨立委不僅是專業知識不足,也欠缺政治判斷力和追索是非真相的勇氣與魄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