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報觀點:蔡英文維安 紅燈亮白燈?-李天鐸 國安評論員

2017年07月16日 00:06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六月底,蔡英文在三軍六校主持畢業典禮結束,從國防大學、北投復興崗大門,要離開時,遭到反年改抗議群眾,對著車隊丟鞋子。(資料圖片)

六月底,蔡英文在三軍六校主持畢業典禮結束,從國防大學、北投復興崗大門,要離開時,遭到反年改抗議群眾,對著車隊丟鞋子,並且成功將車隊攔阻停滯,這是一場元首維安,重要的勤務工作,卻完全暴露「特勤」嚴重疏失。

情報掌握不實,現場警力部署,內、中衞區,完全混亂,侍衞區現場未見指揮應變,是人力、兵力不足?還是經驗斷層?是現場指揮官應變能力不夠?還是真正的「維安工作」已經亮起「紅燈」?

元首的維安工作亮起紅燈,有三個主要因素:

1、情報資訊掌握不足,現場勘察工作,未能就當天可能發生情况,做出判斷、建議。

2、兵力部署混亂,內、中衞區,未能以管制手段,建構出足以應變的安全空間,致場面失控。

3、現場指揮權歸屬問題?便衣任務編組指揮官?侍衞長?特勤中心副指揮官?國家安全局長?

誰在指揮?誰該負責?

第一個情資掌握不足,是對現場抗議民眾,可能產生危害的地點?未能預判陳抗的方式,因為國防大學、復興崗營區,是所有侍、警衞人員都非常熟悉的勤務地點,所有的情況,在進入營區大門後,一切就OK了!

那麼最危險?最可能發生狀況的地點,在哪裏?誰都知道就是那進、出大門,那段100公尺見方,從北投大業路,左轉中央北路,接近校區80公尺區域內,因為從馬路轉進大門,縱深不到10公尺,任誰都清楚,那個轉彎口到進入大門前,是維安、警衞、警戒、轉場時,最脆弱、危險的「死穴」,再笨的菜鳥參謀也該知道,如何控制、管制、清空、疏導、掌握那塊區域,特種勤務作業規定,給足了權力,怎麼可能不會做呢?只要車隊一個轉彎,進場,大家都會鬆了口氣!

怎麼會知道?那天進場已見混亂,出場時硬是被擲鞋、攔車,讓抗議群眾組織,衝破封鎖綫,暴露維安工作的嚴重疏失,此事不僅未見檢討,䜝國防大學勤務一周之後,蔡英文南下燕巢的維安工作,居然出現要求:警察特警人員,以移動人牆方式,隨車隊兩側跑步執勤的情況?

此一滑天下大稽,最原始古老的「特勤操作」,和戰國暴君秦始皇出巡天下,有甚麼不同?

蔡小英啊!妳是坐在有冷氣、防彈,奧迪出產,高級的總統座車裏耶!妳,包括妳的豬頭手下,對警察內衞再不滿意,也不必做出如此糟蹋,我們國家警察的行為吧?再不管妳對這個國家認同與否?妳如此羞辱、淩虐我們專業的特勤警員時,不知道?妳在冷氣車裏,是因為害怕想哭?還是坐看微笑?笑看「朕即天下」呢?

兩次維安特勤紅燈笑話,暴露特勤中心:情報、警衞、作戰參謀,對於情資掌握,現場戡察,兵力部署,應變計劃,警勤任務劃分,責任歸屬問題上,存在嚴重的缺失,而資深的督導小組,也未見到有任何反映做為?

第二個重大問題,是在元首級的維安特勤安排中,當護衞對象尚未𦲷場時,內、中衞區,如何劃分?交接?轉場?以往都有一套完整的 S. O. P 程序,可以遵循,而今因為國防部:永固、精實兩個專案實施,將憲兵司令部原來擁有1.5萬的兵力,以齊頭式平等的方法裁軍,硬生生砍掉2/3,變成剩下5000員額的「憲兵指揮部」,完全無法以足夠的兵力支援特別警衞的中衞區任務。

所以地方警察、保警、特警,支援特勤維安工作,變成常態?不斷輪值、停休、調班,在整體勤務配合、教育訓練、督導、績效考核上,又缺少完整的規劃、編實,變成以「應付心態」形成的混亂、三不管,各求各的自求多福,只要不犯錯!

專屬於元首的特勤維安工作,不見榮譽、神聖,只見民怨由外到內,這才是維安紅燈,最大的隠憂。

第三個紅燈?是總統維安在「指揮權責」上,所出現一般不敢討論,最嚴重的問題?

國安局長彭勝竹,因為擔任過侍衞長,被要求負起檢討責任時,我們內行人都笑了!為甚麼?

因為我敢打包票,從陳水扁、馬英九到蔡英文,三個總統的侍衞長,他們可能完全不懂,萬一總統勤務出現真正危險情况時,現場是由「誰」可以號令指揮?處理?誰是能夠調兵譴將的指揮官?在馬英九任內,從基層衞士、少尉幹到特勤中心,最熟悉所有勤務的副指揮官許燕晴中將,退伍後,特勤工作居然找不到一個,能夠深知、熟悉、掌握上、下需求,瞭解平行、支援單位能量,迅速解決問題,能夠分出輕重處理事情,有經驗的特勤工作者了?

所以維安工作亮起第三個紅燈,問題出在體制、各自,外行領導內行,而且狀況在持續惡化中。

維安工作的白燈是抗議不當年金改革,遍地開花、如影隨行的「陳抗群眾運動」,白燈比紅燈更加危險。白燈出在蔡英文、段宜康和林萬億等人,逞口舌,盡挖苦,羞人辱民的驕傲!

讓所有這些規規矩矩、奉公守法的老實人,由心底對妳們這批人,產生恨意,這股恨意比看得見的紅燈更加可怕、危險,為甚麼?

因為我們看見一個:幹了一年多, 根本就不進入狀況的女統帥,整天跟著國防部長做秀,一隻黑手砍掉所有軍、公、教、警的年金,包括子女教育補助費,把他們逼到牆角。

同樣的場景,把自己說成是軍人、警察的靠山,僅只這二個月,多少軍、警、教師退休人員,家庭輕生、上吊、自殺,員警執勤過勞撞車死亡,種種積怨、寃氣、民恨不斷在累積擴大中。

也許蔡英文不再乎?反正自已無後,還沾沾自喜改革成功,盡說一些讓心頭淌血,沒有人性的語言,甚麼「犧牲是必然的」「沒有人會因改革活不下去」!

當然妳把這少數族群,只佔1/100人口的退休軍、公、教、警打成新貧階級,我們能說甚麼?但是這股怨氣,仇恨心正在加深擴大中,維安紅燈是個警訊,妳自己心裏清楚:紅燈已經亮過了。

從今以後,從妳的居所、辦公地點,任何一個妳出現的場合,都埋下了白燈,我們的咀咒、吊唁,將是你這一輩子揮之不去的夢魘,而且將來還會發生甚麼更嚴重?意想不到的事情,誰會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