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有声:对待“自干五”的正确态度-东步亮 媒体人

20140313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历史学者章立凡和知名律师浦志强近期共同拟订一个两会会外提案,建议尊重毛泽东本人生前志愿,将其遗体火化后迁回家乡安葬,并将原“毛主席纪念堂”改为公共建筑“中国文化大革命博物馆”。章、浦通过网路倡议和邀集全国政协委员向大会提案,但目前尚未听说有人签名。

有关毛遗体及其纪念堂的话题长期以来是一个禁忌,多年来无人敢有任何公开动议。章、浦等人的提议,至少在当下,实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甚至连形成正式提案提交政协都不大可能。但这个消息还是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尤其毛的拥趸们反弹强烈。有毛粉称,“愤怒已不足以表达我的心情”,他们公开声言,“如果提案真的通过,无论实施这提案的人是谁,我先挖你家祖坟,再灭了你的门,我们以命相抵。都别道貌岸然的骂我极端。”还有毛粉用毛语言号召,“消灭汉奸反共势力的时候到了!准备战斗吧!”

毛泽东已死了几十年,毛粉们还要为他拼个“你死我活”。如此赤裸裸的威胁,令人不寒而栗。毛过去拥有数量庞大的粉丝,今天,这样的粉丝仍然不少,只是改了个名称,叫“自干五”。“自干五”们近些年来在舆论场上越来越活跃,越来越主动,正试图抢占“阵地”,夺过“舆论话语权”。如何对待这些“自干五”,很值得研究。

中共为了压倒网路上反共反政府的声音,形成有利于自己的舆论,或为了强力推行某项政策,常常组织宣传体系内的网路评论员,或花钱雇佣一批网路水军,在网上发帖,帮中共说话。因每个帖子五毛钱(也有一说为每个字五毛钱),这些发帖的人被网友称为“五毛”。“自干五”,则是“自带乾粮的五毛”的简称,是指不计报酬、自愿地、从内心拥护和维护体制、为体制说话的线民。毛粉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自干五”。

“五毛”只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拿多少钱说多少话,没拿钱就不说话。但自觉自愿的“自干五”,干起活来却是拼劲十足,锲而不舍,表现激烈。为了表达和维护自己的观点,他们不惜豁出去,堪比“圣教士”,发起疯来很是吓人。

面对“自干五”们的疯狂攻击,有很多人与之辩论,但发现其实是对牛弹琴。因为他们发现,他们和“自干五”们掌握的资讯,所拥有的知识基础完全不在一个层面,根本无法与之展开对话。也有人对“自干五”以嘲讽、讥笑待之,或把他们贬得一钱不值,但都收效甚微。以我与“自干五”打交道的经验和对“自干五”的了解,我觉得这些都不是正确的态度。正确的态度是什么?绝对不是谩駡和嘲讽,而应该是同情、挽救、拉一把。

其实,“自干五”是中共愚民政策和奴化教育的受害者。他们长期接受中共单一资讯和理念的宣导教育,从来不会对中共的宣传有任何质疑,久而久之也就完全相信了他们所虚构出来的伟大与正确,而对真相失去了辨别能力。从感情上来讲,他们即便后来有条件认识到中共所展示给他们的很多事实是虚假的,也不愿意去接受和承认。因为这将意味着颠覆他们所有的价值观,以及在过去基础上所建构的一切。所以,他们宁愿花费力气,继续去勉力维护过去的虚假,将曾经的乌托邦努力撑下去。要让“自干五”们摒弃错误,唯一的办法是提供给他们更多的真相,让事实和时间来让他们自己作出改变。

最近我在一所大学讲课,发现已经20多岁的新闻专业学生们,不要说文革中的很多事件、五六十年代的大饥荒,甚至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刘晓波。对于“六四”事件,他们更是懵懵懂懂,完全不知道指的是什么。因为他们从小到大,学校里、课堂上、教科书上,从来没有读到过有关这些历史的介绍。在公开出版的报刊和书籍中,他们绝对找不到关于“六四”的半个字。在网路上,所有关于“六四”的资料全部被遮罩。不明真相,何来判断对错?当我稍稍介绍了一些媒体人在当今宣传体制下的抗争,刚一下课,就有一个学生来找我:老师,你们这些媒体人,这样抗争有什么用,为了发出一篇文章,一个接一个地丢掉工作,牺牲自己个人前途,却改变不了什么,体制依旧,值得吗?我无言以对。

中共正在培养新一代“自干五”,这才是最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