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來北望:對維權者的系統性迫害-西格 獨立評論人

20140318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周末有幾個朋友遭到員警的騷擾,因為他們在一份聯署聲明上簽名。這份聯署發起不到三天,簽名人數已經超過2500人。大多數簽名者都跟這幾個朋友一樣,是普通的中國公民。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把這些人都找到威脅一通,中國的警力真是閒得發慌。

然而,如果你家孩子在菜市場走失了或者遭到老師校長性侵害,如果你兩周前在昆明火車站遭遇來歷不明的殺者人,如果你在大街上遇到明火執仗的搶劫,你會感覺員警怎麼都那麼少,而且你會被告知各地警力都嚴重不足。

這二者之間表面上看起來很矛盾,背後的邏輯其實是一致的。簽署公開信表達意見,是你的公民權利。讓員警保護你的人身安全,也是你的公民權利。可以不承擔保護你的職責,而要打壓你的公民權利,正是很多中國員警的工作任務。

那份聯署信是為了譴責對一個人的殘酷迫害,而這個人所做的事情,就是為了改變中國這種荒謬的現狀。她的名字叫曹順利。曹順利女士擁有北京大學法學院的碩士學位,曾在中國勞動人事部供職,在階層差異極大的中國社會,她完全可以憑這些資歷過著上等人的生活。然而,她和很多中國底層民眾一樣,走上了維權上訪之路。她用自己的學識,翻譯了大量聯合國人權檔,並為訪民提供法律援助。她用自己的社會活動能力,在北京發起「北京維權之旅」,要求依國際慣例,讓弱勢群體參與制定《國家人權行動計畫》,並收集上千份個案。

曹順利女士得到的回報是先後被勞教三次,總共長達兩年零三個月,遭受了各種折磨。2013年9月,她赴日內瓦參與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普遍定期審議」會議時,在北京首都機場被北京警方帶走。警方以涉嫌「非法集會罪」將其刑事拘留,後變更罪名為涉嫌「尋釁滋事罪」將其逮捕。在此期間,她的健康狀況急劇惡化,患有雙肺結核、肝腹水、子宮肌瘤及囊腫等多種疾病,當局不顧家屬再三申請,拒絕其及時接受治療。2月19日,曹順利女士昏迷才被送進醫院搶救,至3月14日去世。

曹順利女士的遭遇不是意外的個例,也不是個別執法者肆意妄為,而是一個系統延續性的迫害。這個系統包括沒有直接動手實施酷刑的宣傳部門,它在曹順利女士去世之後立即下令:「所謂維權人士曹順利取保候審期間病亡事,媒體不報道,互動環節注意嚴格刪除相關圖片和評論。」

這個系統還包括大多數人群因為高壓統治而被迫選擇的沉默。在每個人的周圍,那只是周末響起的幾個電話鈴聲,或者是員警一次客氣的上門訪問,其實都是一個大機器裏正在運轉的零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