烬边闲话:中国式抗议的黄昏-秦馀 独立评论员

20140403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PX项目的安全性,在中国大陆早就不是一个科学问题。当人们对政府缺乏基本的信任之后,别说重化工,就是一家垃圾焚烧厂,其科普也都会被视作为政府的下一场欺诈做铺垫。从厦门开始,到大连、什邡、宁波、昆明,一直到最近的茂名,莫不如此。

在连一包奶粉都造不好、管不好的中国,要求民众相信一个重化工专案绝对安全,确实大强人所难。PX已被群体心理塑造为一个政治隐喻,过多承载了民众对现实政治的怨愤和疑惧。你无法消除这两种情绪,也就无法使他们相信关于PX的科普。

在以往,民众有太多的情绪缺乏必要的管道纾解,当有一天,他们鼓足勇气走上街头,发现吾道不孤的时候,官员的麻烦便来了。在“爱家乡”“保家乡”的号召之下,这些抗议往往更具爆发力和感染力。线民们会发现,抗议队伍的最前列,往往不乏柔弱少女。至少在那一刻,民不畏警棍,奈何以警棍惧之?

我倾向于理解官方对这类抗议的风险评估。对地方官来说,不出事,出事能摆平,便是最大的本事。在没有上峰铁腕处置的授权下,摆出开明姿态,宣布停建或搬迁PX,并不失体面,甚至还会被赞以开明。但这种让步也有风险,一来巨大的经济利益付诸东流,更重要的是政府权力的威慑力大打折扣,民众一旦食髓知味,进而多点开花,星火燎原的话,将动摇国本。

4月1日《环球时报》的放言值得深思。该报一篇评论指出,“只要老百姓一抗议,当地政府就会停止重化工专案”的恶性循环“必须终止”。尽管该文的事实和逻辑都有太多漏洞,却在揣摩上意方面走在了全国舆论的前列。

而所谓“终止”,一来要加强对社会的网格化控制外,二来再有事发,就动用警棍、催泪弹和运兵车,将抗议者从大街上赶走,PX工地大可照常施工。现行法律规定,没有得到警方批准的示威游行都为违法。在实践中,警方当然不会批准反对政府政绩大项目的示威游行。“依法处置”抗议者的方便之门永远敞开着,是跑步进、踱步进,还是站在门口礼让,全凭为官者一念之动。

滥用暴力固然会制造很多后遗症,却也会简化问题。地方官只需把反对者描述为一群别有用心的刁民暴民,所有的滥权失职,都会在组织那里一笔勾销。无论军警和民众如何怒火街头,发号施令者都在监控摄像头的另一端旱涝保收。请放心,无论是矿泉水瓶还是催泪弹,都扔不到他们头上。

这公平吗?这当然不公平,但这便是现实。我不同意把当下描述为“社会转型期”,这只不过是一个自欺欺人的暧昧大词。至于社会矛盾越来越尖锐,倒可以一目了然。没谁敢打包票,发生在什邡和茂名街头的故事,就不会在别的街市重演。更难打包票的是,下一次将如何收场。

我对此颇为悲观。或许,与中国社会未来的暴力乱象比,每天呼吸PM2.5超标的空气,住宅几公里外新建一座重型化工厂,倒还可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