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游评论:议程设置大逆转-宋志标 评论员

20141117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舆论生态已有巨大转变,话语权的等级制正在重新确立。

跟两年前相比,现在的舆论已经出现了一个大逆转,那就是议程设置的主体从市场化媒体变为党报党刊党网。因为议程设置对舆论走向的决定性作用,这个逆转也带来舆论生态的巨大转变。作为这种转变的主要后果之一,就是话语权的等级制正在重新确立。

在过去的十年间,市场化媒体通过对社会与政府的双重代表属性,建立了不同于官方话语的社会话语体系。相应地,在官方的“喉舌论”之外,出现了为社会、为公民代言的话语方式。在市场化媒体的上升阶段,它们掌握议程设置的主导权,官话明显不是对手。

这种对比悬殊的局面,令官方在推行它自己的意识形态时,遇到了很大的挑战,主要表现在合法性上,感到不能顺畅,时刻面临质疑。在这种情况下,改变议程设置的官民不对称局势,对政府来説相当重要。这也是其后一系列舆论争夺的动因所在。

这次对舆论主导权的争夺,伴随着强力,从传统媒体与网络媒体两个方向上推进,辅助以警察等司法暴力,而且稳打稳扎,将成果法制化,步步为营,实质性地缩窄市场化媒体的议程设置空间,压制舆论领袖在社交网络上的议程设置能力,直至稳定起效。

还要看到,政府对议程设置能力的“夺权”,发生在媒体转型的脆弱时刻,这一方面造成媒体更容易被收买被诱惑,另一方面也借助这些收买诱惑,扩大其影响范围。这是继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大众媒体社会化市场化以来,媒体向党产媒体的全面撤退,与全面拥抱。

对媒体来説,向“党的喉舌”这个角色收缩,固然能避免受到意识形态化的攻击,但在营收上却无法止损。媒体不可能既不对市场负责,又妄想市场为媒体买单。因此,在媒体盈利能力骤降的时候,所谓“大众媒体”的规模也在快速削减,剔除公共性后,媒体变得更弱。

在这种情况下,依靠财政扶持、享受议程设置优惠的央媒就会独占鳌头,并且充分利用政策优势,扩大它们在舆论上的存在。媒体依照与国家权力的远近亲疏,划分为自上而下的议程设置强弱队列。市场化媒体萎靡消失,在议程设置上,已经不再成为有威胁的竞争对手。

一年多来,无论社交媒体上对官媒议程设置维持多么强烈的反讽与消解态度,都不能改变议程由上而下抛过来的事实。大众分成两个相应的处境:抵抗能力不强的,会被更深地麻醉;有抵抗能力的,除了用段子排解忧愁,并没有实质性的能力对对抗这种议程设置的势力。

国家主义在议程设置上的翻盘,带来了一系列明显后果,包括但不限于:媒体的国家队获得更多资源,媒体格局向北方向北京倾斜;社会与公民的主体性在议程设置的绝对权力化过程中,变得淡薄与软弱;舆论场域的官方中心与民间边缘化分层加剧。

在国家主义及其刀笔吏占据议程设置优势地位的情况下,抵消它的力量不是社会与民间的话语体系,最终只能来自于它本身——准确地説,来自于国家主义占领的舆论平台因丧失社会活力而变得没有价值——换言之,议程设置的国家能力,只能与它侵占的平台一同糜烂。

不排除出现这样的后社交媒体时代的景观:在排斥了社会民间在议程设置上的主体地位之后,国家主义话语会通过技术形式上的塑造,来制造媒体的虚假繁荣,从而吸引庸众的围观参与。占领舆论阵地,也要让阵地有生命力,这很可能会成为下一步的策略。

总之,大众媒体在丧失了公共性之后已经名存实亡,但国家主义驱动下的媒体阵营依旧对“大众”充满觊觎及掌控的想法,而且会想方设法将其变现。亲爱的受众,将不得不面临两个方向的撕扯:抵抗作为规训工具的媒体侵蚀,寻找突破国家主义议程设置的弱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