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有声:官员自杀正向位高权重者蔓延-东步亮 时事评论员

20141118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未来势必还将有更多高官自杀,而且很可能层级更高。

中共官员自杀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但是最近的态势表明,自杀的官员层级在上升,位高权重者、有实权者、正职和岗位特殊者自杀的越来越多,并有继续向上层、向深层蔓延的趋向。这无论对民众、对官员而言,还是从中国社会进步的角度看,都是一个好消息。它至少表明,在缺乏羞耻心和廉耻感的中国官场,武士道精神开始有了初步的萌芽,中共的作风建设特别是官员道德修养教育,正在收获部分成果──这当然是一种揶揄,可是何尝不是民众内心的期望。

最新的官员自杀消息,是解放军海军副政委马发祥中将在海军大院15楼跳下身亡。虽然目前原因不明,半官方的解释称是抑郁症导致,但有关其被纪委约谈及涉贪腐的消息还是传得沸沸扬扬,相信后因并非空穴来风,多多少少都会有那么一点影子。

中共军队在职高级将领自杀,这种情况非常罕见。此前两个月,9月初,解放军海军少将、南海舰队装备部部长姜中华,在浙江舟山市一间酒店跳楼身亡。原因也有传是患癌症和抑鬱症,也有传系因泄露军事机密。两名海军高级将领先后自杀,其间是否有联系,是否如坊间盛传的与徐才厚被抓有关系,都有待日后解密。不过,如此特殊、如此重要岗位上的官员自杀,已经引起外界的极大关注。

在11月刚刚过去的半个月里,至少还有两名重要岗位上有实权的官员自杀:11月10日,江西省九江市庐山区检察院检察长李修江,在办公楼8楼吊颈身亡,官方说法是抑郁症复发。11月12日,湖北荆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市委编办主任饶同珍,在公安县中医院住院部病房自缢身亡,原因不明。这两名官员虽然级别不高,但分别在司法和人事部门握有重权、实权。

在上一个月,则发生了连续四名厅级官员自杀:10月9日,甘肃省农办任副主任(副厅级)、曾任酒泉市委常委及肃州区委书记的杨克忠,从家中10楼跳身亡,年仅53岁。10月28日,广西人大外事华侨委员会主任委员、曾任贺州市长和广西民政厅长的陈利丹,在南宁市金湖北路水晶城堕楼身亡。10月29日,55岁的辽宁省高级法院女性副院长徐安生,在出差入住的鞍山市宾馆房间自缢身亡,警方称她随身携带有抗抑郁症药物;同一天,同一个省的另一名正厅级官员──辽宁省残联党组书记、副理事长任志伟,从省残联办公楼7楼跳楼而死,原因不明。上述四起官员自杀事件,有部分官方并未正式公布,只有个别媒体作了报道。

10月,还发生过一起特殊干部──正在查处他人的福建仙游纪委干部坠楼身亡事件。

9月份则至少发生了三名正职官员自杀事件:9月8日,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政协原主席张彭慧在其办公室内割腕自杀身亡。9月18日,南京市六合区原区委书记娄学全在家中自缢身亡。9月21日,52岁的河南平顶山市湛河区委书记丁林平自杀身亡,但官方对外声称因病去世。

根据内地媒体的不完全统计,从2003年8月至2014年4月初的11年间,有112名官员被认定为自杀,其中厅级以上官员30人,平均每年自杀的厅级以上官员不足3人,而且多为副职、非重要岗位或非实职。今年4月以来至9月间,官员自杀身亡的频率大大增加,而且级别、层级有了明显变化,官员身份开始向正职、实职、重要岗位的位高权重者转变,特别是9月份以来,掌管一地党政机关的主要官员或掌管一个部门的正职、实职高官大大增加,两个半月内自杀的厅级以上官员达10余人之多,有“遍地开花”之势。这不知是忧还是喜。

从目前趋势看,未来势必还将有更多高官自杀,而且很可能层级更高,不排除省部级、乃至国级(包括退休)官员自杀的情况发生。

由于目前高级官员自杀后多不公布真实原因,我们只是看到了这种趋势,却无从分析这种趋势发生的根本原因。这批高官的自杀可能使得大量的腐败线索和事实从此被掩埋、尘封,这是一大遗憾。但从另一个方面说,他们省却了浪费更多公共资源去办案、审查、判案、关押和处理,也算是对党国的一点贡献,值得褒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