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寒中的怒火:新加坡到底有多“专制”?-李宇晖 政治学博士研究生

20150325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新加坡的选举规则虽不公正,但是选举过程还是相当规范的。

一说起新加坡、李光耀,很多人就忍不住感慨甚么“无民主也有法治”,甚么“开明专制”,甚么“威权下的现代化”等等。多数反驳新加坡模式的人(包括诺奖得主阿玛蒂亚森)都侧重于分析混淆变量,论证该国在经济上的成功并非源于威权,而是有其他的如地缘、历史路径、商业模式、以及作为小国的特有优势等诸多因素。对于后者我当然是相当赞同的,但我认为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很多人都忽略了:新加坡真的那么不民主么?

当然,毫无疑问,新加坡和当今世界上大部分国家相比,民主化程度是比较低的。但是,和那些崇拜李光耀的中国人自己的国家比呢?一旦换了参照系,新加坡简直就是个如假包换的民主国家。如果看不到新加坡政治制度中的民主成分,看不到它仅有的这点民主在其现代化过程中的作用,那你还完全不了解这个国家。

新加坡有多党选举么?当然有,而且是从建国至今从未中断!所有的国会议员都要经过定期的直接选举,且国会享有对行政机关首脑的罢免权。执政党当然一直在采取各种手段确保反对党只能赢得很少的席位,但至少竞选过程是真实存在的。你能想像在中国大陆注册一个反对党,去参加哪怕一个县级的人大代表的假选举么?更不用说全国人大。

2011年中国曾有过数十名分散在各大城市的“独立候选人”,希望以个人身份竞争区县人大代表(并无实权,更多是象征意义),结果是其中大部分人一开始就被拒绝列入候选人名单。最终上了名单的几个人,也因为各种暗箱操作而落选。相比之下,新加坡的反对派可以自由地注册政党,可以让自己的名字出现在选票上,就这一点,也足以对政府构成莫大的压力。

政党在民主政治中是必不可少的一环,其作用包括借助政党名称和纲领高效传播候选人的政策取向;借助有组织的活动形成利益群体的合力;借助政客之间的影响力互补形成规模效益等等。光靠独立候选人,是绝不可能形成与反对党相提并论的政治问责的效果的。想像一下,如果中国大陆有了反对党,且反对党享有候选人资格,哪怕他们一个席位都赢不了,当局的行为得收敛多少?强拆、计生还敢么?大量判死刑并盗卖器官还有可能么?中共当然不傻,这也是为甚么只要有人在网上讨论一下组织化行动,立刻就会被投入大牢。

至于对政治言论的打压,新加坡当然是很严重的,但是也得看跟谁比。我随便搜到一篇研究新加坡言论控制的论文,其中列举了几个比较典型的政府对反对党未经许可进行集会、抗议的打压。一看最后的判决我笑了:净是甚么“罚款800美元”、“罚款1400美元”、“监禁12天”、“罚款4000美元剥夺被选举权5年”……最严重的一个也就是“因为拒交罚款监禁5个星期”。这是在开玩笑吗?被判11年的刘晓波、两次背叛3年的高智晟、3年半的胡佳,4年3个月的陈光诚(更不用说对他们的各种软禁、殴打)如果看到新加坡的这些判决会是甚么感觉?更何况,新加坡那些被打压的可是正经八百的反对党的领袖,中国这些被判刑的无非写几篇文章、帮人打几个官司。

另外要注意,无论对国内言论如何打压,新加坡至少是没有防火墙和对境外媒体的限制的。就这一点,就对其政府行为构成了无形中的巨大压力,至少不敢制定足以吸引国际媒体眼球的恶劣政策。相比之下,你能想像中国的防火墙中断哪怕一个星期?光是各种高层八卦和恶搞,就足够让领导们晕倒在厕所了。

这些例子说明什么?就算你真认为李光耀的“威权”是好东西,也没办法推而广之到中共,因为这两者完全没有任何同质性可言!那些用新加坡模式替中共辩护的人别忘了,如果你公开要求中共仿效新加坡的政治制度,你已经离坐牢不远了。按照“自由之家”最新的政治自由分级,典型西方民主国家是1,新加坡是4,而中国是最低级别7。鼓吹新加坡模式的温和专制派最好先能说服贵党领导把政治自由提升到4,再来吹牛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