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有声:谁能统战新媒体从业者?-东步亮 时事评论员

2015052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问题是,今天的“党”,“绝对领导”得了党外人士或新媒体人士吗?

近日,随着升格了的“中央统战工作会议”召开,一条旧闻被当作新闻传了出来:两个月前的3月24日至4月3日,一批“新媒体中的代表人士”被作为“重点团结对象”,纳入中央统战部的培训计划,进行了“理论”培训。根据媒体报道,参加这次培训的“新媒体中的代表人士”包括小米科技副总裁陈彤、“今日头条”CEO张一鸣、百度副总裁朱光、爱奇艺CEO龚宇、优酷土豆集团副总裁陈丹青、天涯社区副总裁马娜、“网络大V”及公益人邓飞和欧阳后增等人。

这个培训班的全称是“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理论研究班”,55名学员中,三分之一为新媒体从业者,其他为各省市政协委员。培训班10天的日程,除了在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上课,还到福建古田进行了实地考察,参观了“古田会议”旧址。古田会议是中共历史上的一次重要会议,其核心内容是确立了中共军队建设的基本原则,即党指挥枪,党对军队实行绝对领导。去年10月,经习近平提议,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特意选择在古田召开,习近平专程前去发表了讲话。中央统战部把这批“党外人士”请去古田,除了对他们进行“革命传统教育”,显然也暗含有某种告诫意味:“党对军队都实行绝对领导,当然也应该对党外人士,包括是新媒体中的党外人士实行绝对领导”。

问题是,今天的“党”,“绝对领导”得了党外人士或新媒体人士吗?在这个时代,要想对所有人都实现“绝对领导”,不是不可以,全体民众每人一票进行投票,选出自己信任的政党和领导人,他们就可以对全体民众实行“绝对领导”。让一个民众几乎完全不信任的独裁者、专制政权来“绝对领导”所有的人,有可能吗?这当然只能是他们的痴心妄想、一厢情愿,这样的梦比“中国梦”还美,但不可能实现。

中央统战部的理论培训班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效果。中央统战部旗下的官方杂志及有关媒体披露了部分学员的学习感想。“今日头条”CEO张一鸣说:“我们这些人,以前都是钻研技术多,没跟体制内打过交道。但我们绝对都是爱国的,愿意接受政治引领。”上海众人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谈剑峰说:“做一个无党无派的普通群众和作为‘党外人士’的差别,那就是不一样的责任、使命、追求和担当。”前媒体人、现公益人和网络大V邓飞说,当年的共产党人就是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得到了那么多的支持,在古田,他“深刻理解了真心实意为人民服务的强大力量”。不过,这些是否就是他们内心的真实想法,很难说。强权之下,环境逼迫之下,某种特殊场景之下,人总是难免会说一些言不由衷的话,这是在中国生存的智慧,有时候也可以理解。如果10天的培训,就能真的让一批受过高等教育的社会精英突然转变价值观和世界观,那只能说,中共确实有着比传销组织还厉害的宣传鼓动招数。但是,中共今天还有这样的号召力吗?

这一批网民熟悉的“新媒体中的代表人士”,被“统战”已经两个月了。本来,网友绝大多数是不知道的。习近平在中央统战工作会议上特别提起“留学人员、新媒体中的代表性人士、非公有制经济人士的年轻一代”后,这件事被人们翻了出来,邓飞、陈彤(网名“老沉”)等大V很快就被网友们骂得狗血淋头,指责他们已被“招安”,“找到了组织”,“恭喜终于吃上了屎”,“被洗脑之后果然不同凡响”。连讲课的老师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孙立平,这几天在网络上也被骂得一塌糊涂,称其“晚节不保”。所以,要说“统战”的效果,这个“统战培训班”,实际上就是对“新媒体中的代表性人士”和“网络大V”们的分化与瓦解。

统战部所请的这些所谓“新媒体中的代表性人士”,并不能真正代表新媒体从业者。事实上,新媒体从业者很难找出“代表性人士”。那些网络上的弄潮儿、那些新媒体业的“大腕”、那些网络科技界的领袖与新秀,虽然在技术、经营和创新上可能备受尊崇,但他们在思想上对民众并无任何影响力。更何况,在新媒体时代,人人都可以说话,人人都可以拥有自己的思想,人人都能嘲讽和解构“偶像”与“代表性人物”,是其根本特征。要想通过“统战”“新媒体中的代表性人士”,来“统战”“新媒体从业者”,基本上是徒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