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漫記:長江沉船變成獻禮事件-傅桓 文化觀察家

20150608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從結構上看,這是一次自上而下的宣傳灌輸,為的是把悲劇變成獻禮事件。

6月1日晚間的長江遊輪翻沉事件,已經沒有懸念。456名乘員中,只有14人生存(其中包括棄船逃跑的船長和輪機長),其中12人屬於自主逃生,轟轟烈烈的救援成果只救上來2人。隨著船體被吊上水面,盤點下來還有幾十人失蹤,也就是被江水衝走了。

沉船事件從開始一進入公眾視野,就受到嚴厲的輿論管控,中宣部接管了本次輿情操縱事件。新華社、央視和當地黨媒開始生產符合需求的宣傳產品,然後輸入到全大陸的媒體網絡中。從結構上看,這是一次自上而下的宣傳灌輸,為的是把悲劇變成獻禮事件。

所謂獻禮事件,就是通過災難來歌頌共產黨和社會主義制度。具體來說,就是歌頌共產黨領導救援的決心,襯托領導人的光輝形象,肯定社會主義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越性。為了實現這些目的,就需要採用「高、大、全」的宣傳手法,凸顯救援,排斥災難悲苦。

為此,沉船事件宣傳在短短幾天時間內,製造了不少「英雄」典型。他們包括潛水員,原因是他們「無數次游過悲傷的水域」;包括國家總理李克強吃盒飯的照片,以及在雨中被打濕的頭髮,莫不大力稱頌;甚至將棄船逃跑的船長,也塑造成抗風自救未遂的行動派。

這種塑造英雄的手法,是一種精心編製的轉移焦點方式。它試圖將災難的問責變成一個邊緣性的問題,而我們知道,此次沉船游過很大的改裝,對船體的重心游過大的改變。另外,同樣氣候下、同樣江域有其他遊輪采取了正確的處理方式,人船無虞。

通過大力強調救援的艱巨和優越性,在宣傳中將人們的視線轉到「感動中國」的模式上。為了實現這個分支目的,中宣部屬下的網評員──俗稱的五毛──對構成文宣威脅的社交媒體進行了輪番「灌水」,用一致的口徑衝刷質疑聲,以實現輿論上的一律。

吊詭的是,在這樣的文宣氛圍中,遇難者及其家屬在媒體上「消失」了。這部分的信息呈現基本上只能靠港台媒體和外國媒體呈現──這裏涉及到一個問題:為什麼李克強批准外媒進入救援現場?只是需要詳細闡釋的問題。總的回答是,中國文宣已經不在乎外媒,它專注在國內洗腦。

從稀少的信息可以看到,遇難者家屬──本次沉船事件中有能力衝擊文宣防禦的人群──已經被納入了嚴密的人盯人網格化維穩中。他們的聲音被消音,成為發生在陸上的又一次「沉船事件」。只有控制住這部分人,才能確保「獻禮事件」按照既定的劇本走下去。

在這樣的文宣狀態下,一切被視作挑釁的報道方式都被壓制。有調查記者發現輪船公司在銷毀文件,但是記者迅即被警方控制,並且加之以尋釁滋事的名目,實際上就是防止真相從可疑的輪船公司這裏被撕破。為了確保沉船「獻禮」,當局已經是無所不用其極。

最凄慘的是442名老人、婦女和兒童,從80多歲到3歲,他們的死亡原因已經被預設為龍捲風的天災,必定也被埋葬。別看遺體出水時受到鞠躬對待,者不多時形式上的東西,只要災難本身未有嚴肅、全面的追責,沉船作為獻禮事件的動機和操作就不會被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