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樂女談:全面開放二胎 男人準備好了嗎-趙思樂 女權主義媒體人

20150725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國家強制計生的取消,並不意味生育者人權狀況提升。

近日,媒體報道,國家衞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等有關方面已開始就全面放開第二胎生育進行評估和推進,「全面二胎」最快在年內或可實施。

前年底「單獨二胎」(注:夫妻雙方只有一方是獨生子女的家庭可生育第二個孩子)政策實施後,社會上即普遍認爲「全面二胎」甚至全面取消生育限制指日可待。由於過去30年的強制計生政策釀造悲劇無數,也不符合中國社會當時和當下的生育觀念,習政府開放二胎、取消強制計生的舉措符合社會上大多數人尤其是反計生人士的願望,是本屆政府在收緊各項社會自由的同時,難得的向民間讓利的重大政策。

強制計生毫無疑問是違反人道和人權的專制政策,應當也必須取消,但國家強制計生的取消,是否就必然帶來生育者人權狀況的提升呢?這就要看家庭、社會、國家,尤其男人們,有沒有做好準備。

首先,男人們是否理解並承認「生育決定權完全且唯一屬於女人」?要經歷懷孕、生產的是女人的身體,因此沒有任何人應該替女人決定她生或不生、什麼時候生、怎麼生,也不應就此對女人施加壓力。

但從社會現實來看,大多數的男性和家長並沒有做好這一意識準備,而將多生、多子視爲男人、家庭的權力,而不顧生育責任的主要承擔者是女性。大多數反計生人士使用的話語有二:計劃生育侵犯人權,以及取消計劃生育符合國家利益。前者所指的是生育是人的天性和需求,而罔顧生育的計劃性加強、去本能化是現代文明的趨勢和標誌;後者則更是強化生育的「國家利益」屬性。從反計生人士的話語,不難發現強制計生從來不是作爲對女性生育決定權、身體自主權侵害被認識和反對,而更多是作爲對男人天性、家庭利益和國家利益的損害被討論。

如此背景,讓人不得不擔心當強制計生放開,生育可能下降到家庭、男人的控制中,而女性的生育決定權和身體自主權依然無法得到認可和保障。放開「全面二胎」的新聞甫出,女網友紛紛調侃「一大波逼生即將來臨」,可見這種擔憂不是空穴來風。

其次,男人們是否準備好承擔照料的責任?今年父親節,男性雜誌《GQ》推出了「80後父親專題」,描繪了大批逃避責任、僅限陪玩的年輕父親的羣像。那麼被男性撂下是照料責任去哪兒呢?自然是女性和祖輩。生育照料責任的性別化除了有性別陳規的影響,還有現行的國家政策作爲保障:法律規定,女性產假不少於98天,慣例上許多機構會提供4個月的產假,而法律規定的男性陪產假爲零,慣例上一些機構會提供5天到兩週的男性陪產假。

如此一來,新生兒對母親的依賴和對父親的疏離已然固定,大量的照料責任慣性地由女性承擔。強制性的不平等產假以及生育照料責任使女性成爲職場上的「次級品」,就業性別歧視成了企業要求「效率」的必然理性。如果說過去25-35歲未生育女性是就業性別歧視重災區,將來這個災區的範圍恐怕還得擴大到40歲以下生育過一胎的女性,受災強度也必將大大加深。

由此,不僅男性要做好更積極地平等承擔生育照料責任的準備,國家和社會也必須配套陪產假制度、公共育兒服務等性別再分配措施,否則中國的性別平等和女性人權狀況或將倒退10年乃至3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