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木三分:除了趙家人 還有什麼人-喬木 北京傳媒學者

20160101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趙家人、趙國等詞的流行,是在政治倒退、網絡管制下,網民對官方主導話語的戲謔性解構。

最近的流行詞是「趙家人」,它來自魯迅的《阿Q正傳》:趙少爺中了秀才,自認為姓趙的阿Q跟著歡呼時,趙老爺一個嘴巴抽去:「呸!你也配姓趙?」 由此引申開來,趙家特指中國的權貴家族。

趙家人、趙國等詞的流行,是在政治倒退、網絡管制的局勢下,網民對官方主導話語的戲謔性解構,什麼「人民共和國、當家作主、人民公僕、權為民所用」。如果沒有「權為民所授」,沒有選舉和監督,誰都知道說的是一回事,實際是另一回事。

趙家人除了籠統的指權貴家族,還可以細分。首先是趙老爺,毛鄧一代的老一無(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基本都走了,但影響還在。其次是趙大人和趙少爺,除了江胡時代的政治大佬及其子嗣官二代,最主要的就是紅二代太子黨、駙馬黨,以及崢嶸顯現的紅三代。他們或出將入相,掌控黨政軍大權,或執掌經濟命脈,壟斷能源、金融、電訊等支柱產業,控制資本和對外貿易。許多人都直接或間接為趙家人打工。

趙家人不光在中央一級,各級地方都有。曾任泰安市委書記的胡建學說過,共產黨的官,當到市(地、廳、局、司)一級,就為所欲為、無法監督了。各級政府的權力高度集中,一個縣委書記就是說一不二的土皇帝,其同僚、家族,通過政治聯姻、政商勾結,基本上把持了一個地方的權力和利益。

除了趙家人,還有趙「家人」,也可稱為「家丁、家僕、家奴」。雖然叫人民軍隊,但歸黨絕對領導,除了守土備戰、抗洪救災,遇上1989那樣的事,不惜開槍也要維護「趙」家權力(不是趙紫陽,是趙老爺)。公檢法近三年重新使用文革時的概念「刀把子」,每有拆遷、上訪等官民、商民糾紛,毫無例外地站在趙家和商家的權貴一邊,打壓民眾。網民發帖舉報或批評官員個人,本來應該官員起訴或媒體應對,但經常是「刀把子」刪帖抓人,把官員自訴案,變成利用權力的公訴案。

趙「家人」裏面還有媒體,自己飽受壓制,沒有新聞自由,但把「喉舌」當大腦,以為自己也是趙家人,總是制造和諧、正能量圓夢。還有許多趙家豢養的「門客」文人,不斷為趙家造勢辯解。這些「家人、門客」,不管是做什麼工作的,都直接聽民於大小趙家,換得衣食住行。

除此之外,還有僱農和自耕農。現在是工業社會,怎麼還有僱農?看看趙家的權力產生和繼承方式、個人崇拜、土地獨佔、土豪流行、對民眾權利和福利的漠視,就知道還是趙國時的農業社會,至少是前工業社會。

僱農主要是指官府的小吏、當差,趙家控制的國有企事業單位的工人、職員、小知識分子。他們憑著自己的付出伺候著趙家,卻總是被教訓飯碗是趙家所賜,不能「吃飯砸鍋」。

自耕農則是外企、私企的僱員、中小企業主、自由職業者。他們靠自己的本事吃飯,不需要吹捧趙家,但也不敢得罪趙家。不光政治上被排斥、經濟上遭受不公平的競爭,而且自耕農不是自由民,稅收、戶籍、護照、個人信息全部由趙家掌握,專治各種不服。

趙家人、趙家的家人、趙家的僱農、不敢惹趙家的自耕農,這就是趙國四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