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辨凫乙:西北掀“去清真”运动 左转风彰显投机劣根-乙志铭 资深传媒人

2016051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中国在宗教事务和民族事务打了左灯,显示保守势力进一步坐大,甚至出现文革阴风阵阵。

中国政府最近除了在处理文革爆发50周年一事大吹左风,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是民族政策突然出现保守路线迹象。一些穆斯林中文网站论坛正热烈讨论国家民族政策是否有变,并陆续披露地方当局一些民族宗教事务做法。

青海省民宗委通知,全省清理整顿穆斯林标识、清真标识“泛化、滥化”现象,在商场、超市、旅游景区、医院、学校等公共场所,排查穆斯林专用厕所、专用浴室、专用病房、专用超市通道等问题,提高警惕及时整改纠正,防止今后出现类似问题。

在穆斯林集中地,宁夏党委书记李建华召开党委常委会议,警告对市场上出现清真标识泛化的倾向,比如清真水、清真纸、清真牙膏、清真化妆品等,一定要从维护国家安全的高度,防微杜渐。同时,宁夏也开展为期一个月的检查,包括纠正旅游景区公共设施“滥用穆斯林标识”的情况。

巧合的是,两件事都发生在4月28日,而当天正是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国家民委)主任王正伟被免职的日子。

下月满59岁的王正伟是回族人,中共十八大前一直在宁夏任职。2013年后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民委主任,2年后兼中央统战部副部长,是俞正声推行民族政策的助手。不料王没能做足一届,今年3月底失去民委党组书记一职,4月初再丢副统战部长之位,紧接着民委主任顺理成章让给巴特尔。

王正伟丢职后虽然还是副国级官员,但实权大削。他仕途触礁的原因,主要是没能领会习近平上台后的“两手一起抓”治国手法。

王只看到习近平在民族政策上提出“争取人心”“坚决反对大汉族主义和狭隘民族主义”,却没重视习的“要旗帜鲜明地反对各种错误思想观念”“长远和根本的是增强文化认同”的论述,导致执行工作时长期以怀柔为主,对新疆以外西部省区穆斯林强化民族识别、大建清真寺的情况未加干预,导致党内左派和皇汉主义者不满伊斯兰文化“泛滥”,称他为“清真王”。

网上近日流传一段甘肃小女孩在幼儿园背诵经文的短片,引起大量皇汉者不满,群起批斗已落台的王正伟。甘肃教育厅5月5日迅速出面高调谴责背经安排,称坚决制止宗教活动进校园。

王正伟遭免职是否因民族工作违反中央精神,暂不得而知,但很明显党内对其工作有意见。中共官员对少数民族强硬的,多数官运亨通,反之如胡耀邦、习仲勋等开明派,对少数民族“充满感情”,最后收场有目共睹。

至于王正伟主管民委,宗教文化扩散与其无关?非也,中共民族工作历来与宗教工作紧密关联,因为少数民族民众信教比例高,特别是回族、维吾尔族等10个民族几乎全民信奉伊斯兰,中央每次都强调在处理民族问题时不可忽略宗教因素。

这也从地方省份的民族、宗教管理部门大多合并为一个民族宗教委可以看出。而在宁夏这种回族占多数的地方,更设立宁夏民委,加挂宗教局牌子。另外,诸如穆斯林专用厕所、清真水等标识问题管理,牵涉少数民族日常生活,以宗教部门的职权不好管。

中国早在浙江严打基督教就出现宗教事务左转的明显风向,这次民族事务也打了左灯,显示保守势力进一步坐大,甚至出现文革阴风阵阵。

5月2日,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一场红歌晚会,高歌《大海航行靠舵手》等30首激情岁月颂歌,就被外界质疑复辟文革。

而压轴的三首歌曲,包括歌颂习近平的《不知该怎么称呼你》、《包子铺》和彭丽媛的首本名曲《在希望的田野上》,令整场晚会充满政治指向。北京文化部门一看曲目和主办方(中宣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宣传教育办公室,后证实虚构),不敢不批准。

无论是这场红歌汇演的搞手,还是地方政府的思维都一样:“左”是政治正确,是政治保险套,就算搞得如何出位、过火,也只是“爱党爱得太深沉”。

事后,红歌晚会主办方被中宣部揭发冒认,但仍未看到当局有类似对付维权人士的雷厉风行般的查处行动。

活动承办者是北京诠声文化有限公司,旗下的少女组合五十六朵花专唱红歌,负责人陈光趁文革五十周年将至之机搞汇演,无非是披着红歌保护色,与背后左派支持者互取所需而已。陈光去年自爆,要通过捧红56朵花,搞服装项目、卫生巾、少女内衣的开发和销售,在他眼中,这盘生意是亿亿声。

这就是当今中国人普遍的投机性作祟,无论是商业投机,还是政治投机。邓小平老早就看到以政治正确破坏现行政治的伎俩,所以才会说中国“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

然而文革结束已经40年,中国始终无法重拾传统价值,也无法重建精神世界,投机劣根仍在,文革土壤仍在,背后问题难道不值现今领导人深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