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樂女談:性騷擾的民間解決方案-趙思樂 女權主義媒體人

20160611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民間的性騷擾問題從過去沉默困境,到今日有所突破,反映婦女權利組織的深耕終有成果。

近日,一篇題為《曹小強?懶叔?青年才俊?性騷擾女同學你還要不要臉》的文章刷屏了公益青年的朋友圈,文章指向一名綽號懶叔的青年人曹小強。據文章的描述,他是圈中一名有一定資歷的「學長」,曾參與知名的公益學習計劃「立人大學」,也參與過青年組織「1980學社」的工作。

當事人通過微信群接觸到曹小強,曹小強在深夜找她討論詩歌,進而將話題引向性,並給她發送生殖器圖片和成人影片截圖,在當事人做出負面反饋後仍提出性要求。當事人感受到嚴重的人身侵犯和心理創傷,在痛苦和糾結之後決定公開此事。

這篇文章刷屏後,曹小強在一個時政群內發出了簡短的道歉,將性騷擾歸納為「與異性交往尺度把握不當」。而同時,愈來愈多的曹小強性騷擾受害者湧現,她們通過轉發評論文章或向朋友傾訴「出櫃」,更有女生勇敢說出自己在高中時險遭曹小強強姦。「1980學社」成員和其他關注此事的公益圈人士,也緊急建群討論處理方案。

接下來的進展順利得讓人有點意外:「1980學社」發布聲明,承諾廣泛徵求建議,建立防性騷擾機制,並終止邀請曹小強對學社工作進行指導;8名受害女生聯合發布聲明,要求曹小強公開鄭重地為自己的性騷擾行為道歉,同時要求「1980學社」和公益圈盡快建立反性騷擾機制;曹小強通過公益媒體NGOCN發布視頻,承認自己的行為構成惡劣的性騷擾,向所有受害女生和曾工作的機構道歉,並表示願意承擔相應的賠償;8名受害者再次聯合發聲接受曹小強的道歉。

事件從爆發到基本得到解決,僅不到一周時間,雖然過程中也有人作出譴責受害者的言論,但總體而言比例很低,這相比於去年的「女權案」律師性騷擾事件,不論是結果還是速度都要好得多。

去年4月,「女權五姐妹」取保候審之後,代理律師王秋實被曝出曾性騷擾當事人家屬(也是女性)和女權伙伴,在當事人和友人的持續發聲之下,王秋實也不曾誠懇地承認錯誤和道歉,王秋實參與的LGBT機構也沒有主動對其做解除合作處理。事件至今沒有得到解決。

「女權案」律師性騷擾事件,因涉及群體對性騷擾容忍度更低、發聲自覺更強,才得以曝出。事實上民間圈子裏的性騷擾和性別歧視現象屢見不鮮,絕大部分不了了之,連公開都很少見。此次曹小強性騷擾事件能有這樣的結果,可以說是目前為止最為正面的性騷擾處理案例。

帶來正面結果的影響因素既有客觀上的,也歸功於處理過程中的得當之處。

首先在客觀上,此事件基本上發生在公益教育領域內部,不涉及不同群體間的相互因素,比如王秋實騷擾事件就涉及女權群體和維權律師群體,事件從一開始就引發了群體間一定程度的不信任和衝突;另外,曹小強在公益教育領域中也僅屬於「有一定資歷的學長」,而並非「業內大佬」,但如果問題真的指向掌握資源或象徵領域名譽的人物,又會有怎樣的結果呢?仍待檢驗。

從處理過程來看,最為有力的當屬受害者的聯合發聲和維護權利,從而形成相互支持和保護,也使得問題的嚴重性得以體現,訴求的力量倍增;另外,當事人的朋友和與曹小強相關的機構,從事件爆發開始就選擇尋求幫助而不是諱莫如深,她們諮詢性別和法律專家,以及對處理NGO內部性騷擾問題有經驗的公益人,在處理上沒有出現硬傷。

總體而言,民間的性騷擾問題從過去的沉默困境,到「女權案」律師性騷擾事件中打破沉默但維權維艱,到「曹小強事件」中有是非上的基本解決,在較早接觸西方非政府組織工作規範和倫理的公益領域率先有所突破,這與婦女權利組織在過去20年的深耕和意識培養是分不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