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火江楓:禾花雀命運之斷想-江楓 時事評論員

20161109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禾花雀因為人類濫捕,已列入瀕危物種,與大熊貓「享受」同等待遇。

中國的吃文化可謂博大精深,淵遠流長。子曰:不時,不食。孔老夫子不但是偉大的思想家,亦是個大食家,《孔子家語》有言:孔子見羅雀者所得,皆黃口小雀⋯⋯炙食之,味甚佳美。這種黃口小雀,學名黃胸鵐,就是今人所熟知的禾花雀,而這也是目前所知的,關於中國人吃禾花雀的最早文獻記載。

近代醫學認為,進食動物的腦部可以益智補腦,有些更已被提取煉製成藥劑,禾花雀的腦袋特別大,坊間更有傳言,說禾花雀是「天上人參」,有壯陽益氣之功,令不少男士趨之若鶩。謬謬相傳之下,禾花雀漸成餐桌上的佳餚。

正所謂欲壑難填,人類為了滿足私慾,底線如何,無法知曉。最近,全球包括中國在內的十一個國家和地區的專家們,在香港舉行「黃胸鵐及遷徙陸鳥保護」國際研討會,會議指出近三十年來禾花雀數量大跌逾八成,很大機會於未來十幾年內絕種。此話絕非危言聳聽,資料顯示,早在2004年禾花雀便已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列為近危,2008年進一步列為易危,至2013年11月終被列入瀕危物種,與大熊貓「享受」同等待遇。雖則如是,人類貪婪的腳步未見停止,可悲可嘆之餘,更覺可怖!

人類行為中有一種叫作功利主義的東西,主張追求「最大幸福」,而為達到這個目的,可以不問動機不擇手段不顧後果,於是為嚐口腹之欲,便不需理會禾花雀是否絕種的問題。事實上該理論的形成,正是源自更早期的個人利己主義,若從這一點來看,禾花雀當是非絕種不可的了。

一般認為,目前地球已經經歷過五次物種滅絕,而一個由墨西哥國立大學,以及美國史丹佛、柏克萊、普林斯頓等大學科學家聯合發表的研究報告指出,地球上第六次物種滅絕已然發生。研究人員將這百年來物種滅絕的速度與前幾個世紀相比較,發現現代脊椎動物死亡速度比過去快上一百多倍。另有研究更認為,到本世紀末,全球將有一半物種面臨消失危機。歐洲的原牛、塔斯曼尼亞的袋狼、非洲斑驢、福克蘭狼、毛里裘斯的渡渡鳥、新西蘭的恐鳥⋯⋯這些名字聽起來是否覺得似曾相識?只是人類再也見不到牠們了。

十九世紀,有一種鳥類曾經成群結隊、烏雲蔽日般飛過北美洲的天空,有人形容牠們就像是天空中奔騰的河流,需要三日三夜才能完全飛越一個地區。這種鳥類就是北美旅鴿,高峰時期達50億隻之多,曾一度被人們認為是取用不盡的資源,於是旅鴿遭頻繁地捕殺並於全美國販售,成為人類的佳餚,甚至被當作飼料拿去餵豬。然而誰會想過,這50億隻曾經遮天蔽日的鳥類,只消短短50年時間就被逼上了絕種邊緣,1914年9月1日,一隻名叫Martha的旅鴿死於美國辛辛那提動物園,北美旅鴿從此絕迹地球。

俗話說上天有好生之德,大地有載物之厚,嬌小的禾花雀不遠萬里從西伯利亞飛來,只為尋地避寒冬,同時對人類裨益良多,有報道指1隻禾花雀1年覓食的害蟲數量,相當於5個農民1年滅蟲數量的總和。只因中國是遷徙的必經之路,只因國人的貪婪成性,以致牠們踏上了一條不歸之路,以致整個種族即將面臨北美旅鴿的相同命運。

本欄曾於上月論述關於候鳥遷徙之慘況,並作出了厲聲疾呼。所謂念念不忘必有回響,近日喜聞內地多處著力打擊濫捕濫殺野生動物行為,而在本港,亦有組織於禾花雀停留地塱原,復耕稻田助鳥兒一臂之力,如此稍覺欣慰。心存善念希望不滅,在此本欄再度呼籲,為了可憐的小生命,為了地球家園,更為了人類自身,別再捕殺野生動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