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案現場】勿忘悲情城市中的血淚慘劇 刀殺妻女自殘亡 

20180322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2004年,天水圍天恒邨發生一宗滅門案,天水圍被冠上「悲情城市」之名。

天水圍被形容為「悲情城市」,但這個稱號並非一朝得名,而是經過種種家暴等個案……由「血」和「淚」所組成。2004年天水圍天恒邨恒運樓發生一宗倫常慘劇,三母女同喪於一家之主的刀下,而行兇者傷重多日後不治,慘劇背後揭出一宗充滿血與淚的家暴個案,其後亦被改編成電影《天水圍的夜與霧》。

血漬處處 行兇現場充斥血腥味

悲情城市由一宗血案而起,2004年4月11日,警方接到一名男子報案,報稱妻子殺死兩名女兒。警員接報趕抵現場,發現單位大門只扣上防盜鏈,留下一條門縫,陣陣血腥味由門縫湧出撲鼻。消防員破門而入,發現單位內血漬斑斑,婦人及其中一名女兒倒臥在大廳血泊之中,另一名女兒則伏屍在窗旁,三人均已斷氣。而報案男子坐在房門外,滿腹鮮血身受重傷,但仍有反應。

意圖誤導 傷勢環境揭出駭人真相

報案者李柏森(阿森)於當日晚上7時打電話報案,聲稱妻子金淑英(阿英)「殺咗兩個女」。警方到場發現阿英及一對6歲孖女已經倒臥血泊身亡,而阿森亦身受重傷,陷入半昏迷狀態,送院後一直無法錄取口供。根據最初的報案電話內容,表面上這是一件殺女傷夫案,不過警方分析現場環境及死者傷勢後,不排除另有別情。

依據法醫的驗屍報告,阿英及兩名女兒的四肢及胸腹都有被刀插傷的痕迹,其中阿英身中十刀,刀傷包括頸、背、胸口及右臂,傷口極深,其右臂更被插至骨折。「傷口條條一呎長,刀刀攞命」,三人的衣服均有割破,傷勢顯示阿英及兩名女兒是被人殺害,而三人的死亡時間估計為當日下午1時至5時。

至於報案人阿森,傷勢集中在腹部,但上肢卻沒有任何因抵抗造成的傷勢。另外雖然外衣滿布血漬,卻沒有被割破,顯示傷勢有可能拉開衣服後插傷。

最大疑點是:如阿森是被阿英所傷,受傷時間應與眾人一樣,法醫認為以其傷勢如在兩小時內未獲救治必定喪命,但警方接報時間為7時,而且到場時阿森仍然清醒,因此估計傷勢是在妻女死後自插造成。阿森留院12日後終告不治,雖然變成「死無對證」,但經過抽絲剝繭後,真相逐漸浮現。

中港夫妻 團聚變悲歌序曲

原任職裝修工人的阿森,於1997年經友人介紹之下,認識來自四川、於深圳工作的阿英。不久阿英懷孕誕下一對孖女,而兩人在內地登記結婚,2003年底獲批來港團聚,一家四口居於天恒邨。本以為團聚可以共享天倫之樂,但卻成為了悲歌的序曲。

44歲的阿森,因為失業要依靠綜援生活,但阿英為新移民,不符合申領綜援資格,一家經濟拮据,兩人亦屢生爭拗。每當阿森一不順心,就會對阿英拳打腳踢,又會驅趕母女出走廊。但阿英生性內向懦弱,加上思想傳統,為讓女兒有個完整的家,一切都自己默默承受,處處忍讓,但寬裕與包容,令阿森更為變本加厲。

阿英回鄉探家人時,曾經向胞妹哭訴,稱丈夫阿森一嗌交就會把東西扔出屋外,又會打爛家中物件。平時亦會受精神虐待,包括晚上不准睡覺,整晚坐在櫈上用風扇猛吹頭折磨,睡在地上時又會潑水。

毒打事件循環不息,阿英及一對孖女漸漸成為「走廊常客」。有鄰居見到她們在走廊哭泣,紛紛建議阿英向外求助。最後阿英獲區議員轉介社署,安排入住庇護中心。不過,「我會改,我不會再動手打人,我會重新做人」阿森幾句甜言,令心軟的阿英重新回家……

揭露家暴慘劇 為救女走上不歸路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表面上會悔改,但實際上阿森另有盤算,他懷疑妻子不忠,更向鄰居透露過一個恐怖念頭:「我點都會氹佢(阿英)返嚟,買晒啲魚蟹蝦畀佢食,食足一個月養肥佢先劏」,又表示「等我整單勁嘢出嚟震動全港,我怕乜呀,我都唔想死,不過死親就一個都走唔甩」

不久阿森已重現舊態,不但虐打阿英,更對孖女施以暴力,指「唔聽話就殺晒你哋」。為了女兒的安全着想,阿英下定決心離婚,又向胞妹表示打算將兩名女兒帶返深圳,而自己就在香港搵工。

4月9日,阿英再次被阿森虐打,再次到庇護中心暫避,直到11日,阿英接獲丈夫威嚇電話留言:「你如果唔返嚟,以後就見唔到兩個女」,稱會帶孖女返回內地不能再面。阿英大驚下到警署報案,但不獲受理。雖然明知可能「一去無回頭」,但阿英擔心女兒安危,仍然選擇回家這條「不歸路」,最後與女兒,同喪於丈夫阿森亂刀之下。

鄰居「雞飛狗走」紛遷離 凶宅長期丟空

案情血腥駭人,甚至為鄰居帶來陰影。事發過後,不論左右鄰居,甚至是上下層住戶,紛紛要求遷離,令恒運樓一度變得沉寂。2013年,在事發後9年,記者曾經重返現場,發現不少住戶已經重開新遷入恒運樓,但唯獨當時案發單位仍然人去樓空,只見一張由房署張貼的告示,禁止闖入單位。

有居住在事發單位正下方的居民表示,於事發後兩年遷入單位,並由鄰居口中得悉慘劇,指「試過喺夜晚聽到碌波子聲」,不過亦有同層住戶指「冇咩靈異嘢發生」,直言雖得知血案但唔驚。

房署曾經把凶宅列入「特快編配」,雖然一度有三人家庭遷入上址,但未幾就搬出。由於發生過血案,而且單位位置鄰近馬路,結果沒有人入住,單位空置多年。

直到2014年,凶宅才再有住戶遷入。新租客為巴基斯坦藉,一家四口居住在「凶宅」。他指全家信奉伊斯蘭教不怕鬼,況且沒有發現不尋常的地方,而且單位租金僅700元,考慮到不想負擔高昂租金,坦言凶宅都無有怕。

慘劇激起千重浪 家暴問題備受關注

慘劇發生之後,引起不少市民對家暴的關注。案發後10年,有婦團回到天恒邨悼念死者阿英及一對孖女。有人指雖然民間又家暴的警覺意識提高,但部分政策倒退,認為處理問題仍有改善空間。另有人批評警方對家暴問題冷淡,要求家暴刑事化,喚起社會對家庭暴力的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