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最恐怖虐殺!斬首藏貓公仔 死者報夢為要奪回頭顱

20180401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1999年發生一宗虐殺案,死者被烹屍過人頭被藏入毛公仔內。

「我冇咗個頭,畀返個頭我!」被恐怖烹屍肢解、頭顱再被藏在吉蒂貓毛公仔的女死者,向目擊虐殺過程的少女報夢,因而揭發這宗轟動一時的血案。法官直指「近年從沒有聽過這樣殘忍、變態、墮落、暴力、麻木不仁、手段兇殘的案件。」在1999年,將任職卡拉OK公關的23歲女子禁錮在尖沙咀一個唐樓單位內,遭虐打2個月,直至斷氣身亡,屍體其後不但被肢解、烹屍,殘肢更被丟棄至垃圾站、大廈簷篷、甚至餵狗,女死者死不暝目,一直苦纏行兇者,更留守在兇案現場,令怪事一而再發生。

坎坷女子籌措醫藥費 偷錢被報復

當年23歲、曾任職卡拉OK公關的女死者阿儀,因籌措祖母的醫藥費,偷取客人陳文樂數千港元,陳發現後吩咐梁勝祖及梁偉倫向阿儀追債。3名被告狂加利息,令欠款不斷提高,最終阿儀被指欠他們2萬港元,無力償還,動怒三人。

1999年3月,阿祖及阿倫將阿儀從葵涌麗瑤邨住所挾走,禁錮於尖沙咀加連威老道一個唐樓單位內長逾2個月。在單位內,3人開始初期不停質問阿儀因何不還錢,又不聽電話,繼而對她拳打腳踢,其中一次更連踢阿儀超過50腳。

傷口辣椒油迫食糞便 極刑虐待女子

3人又合力用木板封着該單位的玻璃窗,再以滾油潑向阿儀的口腔,又在她的傷口上塗上辣椒油,更強迫阿儀飲尿及食糞便。其中一名被告甚至把燒熔的塑膠吸管滴在阿儀大腿,同時又強迫阿儀要發出笑聲。可憐的阿儀,她的脆弱身軀根本無可能抵得住嚴刑虐待,她開始神志不清,不時自行挑起傷口上的焦疤,3人於是以電線緊緊綑纏其雙手,之後又用鋼管擊打其雙手。

一直沒完沒了的虐打,數星期後阿儀開始已陷入奄奄一息狀態。但3人並無因此收手。反而為了要看阿儀掙扎,一度以打火機燒她腳板底。又逼她吸食冰毒,3人眼見阿儀在地上典床典席翻滚,狀甚痛苦,最終在同年4月中旬被虐待至死。阿儀死時臉部浮腫、牙齦流血,全身長滿水泡、傷口灌膿,死狀可憐恐怖。

分工毀屍滅迹 鋸骨肢解

當3人發現阿儀已返魂乏術,決定將屍體肢解,毀屍滅迹。各人分工合作,先將屍體搬到單位內的浴缸中放血,鋸開骨骼,阿樂則用煮食爐烹煮阿儀被割下的頭顱。被烹煮過的屍體之後分載入多個膠袋,被隨手掉到大廈簷篷、餵狗及棄置於垃圾站。

最後棄置頭顱易被人發覺,決定將頭顱骨藏在一個美人魚造型的吉蒂貓毛公仔頭內。他們先取出棉花,再將煮熟的頭顱塞進並縫合。案件開審時,阿樂在庭上作供時指,當他從煲內取出阿儀的人頭時,一面將半甩的頭髮扯出,一面對住人頭說:「乖乖地唔好郁,我幫你扮番靚!」事後阿樂更吩咐2名同黨將煮熟的人肉餵狗,處置好屍體後,3人隨即四散離開殺人分屍的單位。

13歲女直擊虐殺 死者連夜報夢

3人肢解阿儀屍體期間,住在單位對面大廈的一名姓黃男住客,便目撃有人影不斷手起刀落,好奇心驅使下,曾以攝錄機拍下情景,不過有關片段其後已被洗掉。3名喪心病狂的殺人兇手離開後,案發單位便一直空置,直至5月鄰居不時嗅到單位內傳出強烈惡臭,報警求助,可惜警方到場後誤判臭味來自屋內垃圾,而沒有揭發這宗兇殘殺人案件。

直至5月26日,其中1名兇手的13歲女友,因曾被帶到單位目睹虐殺阿儀的不少情節,事後噩夢連連,一再夢見恐怖的虐待過程,阿儀的鬼魂更向她報夢,指要取回自己頭顱︰「我冇咗個頭,畀返個頭我!」少女難抵折磨,於是告知社工,社工轉介給警方調查,從而揭發兇案。

毛公仔滿布屍蟲 驚現女性人頭

探員根據少女的指引到達單位,大門一打開屍臭味即撲鼻而來;開燈後,毛公仔就在眾警眼前,靠在牆邊。探員以鐵枝輕刺藏於公仔內的頭顱,感覺內有硬物。法醫到場後,在滲出腥臭血水毛公仔內發現一個女性人頭,毛公仔的棉花更滿布屍蟲,由於頭骨已被煲熟,皮肉及頭髮組織已被破壞,無法進行DNA化驗。

單位內有2個未洗淨的不鏽鋼煲及瓦煲,相信是用作烹屍、煮人頭的器皿。2煲周圍滿布屍蟲,煲內仍殘存着臭氣沖天的肉碎。探員在現場檢走大批相信曾用作藏屍、肢解及烹屍用途的重要證物,當中包括一個無門冰箱、鐵鎚及瓦煲。

一邊剖屍切肉烹頭一邊食麵 兇手樂在其中

警方隨即追捕3名被告,阿樂被上門拘捕、阿祖走投無路主動投案,而阿倫則在看到新聞報導後逃往廣西,直至2000年2月才由內地移交香港受審。3人被控以謀殺罪、非法禁錮及阻止屍體合法殮葬共三項罪名,但3人全部否認謀殺罪,在自辯時更互相推卸責任。在審訊過程中,法官引述證供指,3人殺人後還可一邊剖屍切肉烹頭,一邊食麵。其中1名被告於肢解屍體時更表現得樂在其中。

這宗兇殘恐怖虐殺案亦揭露阿儀坎坷的身世,童年時,阿儀父親因欠債潛逃而音訊全無,母親則改嫁,遺下阿儀與姑姐相依為命,居住於旺角花園街,阿儀努力完成預科課程,惟其後因沉淪毒海及偷錢而走上不歸路,離世時更遺下1歲多的兒子。

一兇手15年後後悔求減刑 一兇手上訴已刑滿出獄

該名少女在案中成為關鍵證人,不但曾目睹兇手曾以小便射向阿儀口腔,又被要求在鞋盒上大便,再強逼阿儀吃光。2000年12月陪審團以6:1大比數,裁定三被告謀殺罪名不成立,但誤殺罪成。法官阮雲道決定以誤殺罪中最嚴厲的判刑,判處3人終身監禁,並指他們服刑最少20年,才可申請覆核減刑。

法官於判詞中表示,被告嚴重危害社會,形容為「近年從沒有聽過這樣殘忍、變態、墮落、暴力、麻木不仁、手段兇殘的案件,以這樣的手法加諸別人身上,連禽獸亦不會這樣對待同類。」其後3人提出上訴,僅阿祖上訴成功,案件發還重審,阿祖最終承認誤殺罪名,改判入獄18年,2017年初已刑滿出獄,至於同案2名被告的上訴申請則被駁回。

當中被判終身監禁但拒不認罪的阿倫,曾在2014年3月在赤柱監獄寫信給一名立法會議員,聲稱對所作所為感後悔,要求減刑,望餘生可脫離牢獄。而阿儀不完整的屍體,則因作為重要證物,要等完成所有法律程序,才可交回家人殮葬,直至她遇害後5年,阿儀才得以入土為安。

怪事連連 人形留梯間

自從這宗恐怖烹屍肢解案發生後,怪事就接連發生。有傳在審訊時,其中一名被告被審訊時法庭的燈光不停閃爍,還押後該兇手更曾對獄警表示,見到庭上所有女性的都變成死者的樣貌。

而兇案單位一帶,亦不時有居民或商店職員聲稱撞鬼。不但傳出案發單位樓下的商店關門後曾現鬼影幢幢,更多次有人在梯間發現來歷不明的毛公仔。而在案發單位樓上居住的住客亦聲稱曾遇上怪事,在昏暗梯間看見女人鬼影,亦有小童指在樓梯見到女鬼,不少住客抵受不住靈異事件而搬走 ,不能搬走要住在兇廈的住戶為求自保,惟有請神放在屋內保平安。直至13年後的2012年,兇案單位拆卸並於2016年重建成酒店,怪事才得以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