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翼崛起威脅世界 猶太大屠殺幸存者寄語認識歷史

2019年01月27日 12:0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埃娃寄語世人要認識歷史。

周日(27日)是納粹奧斯威辛集中營解放紀念日,83歲猶太倖存者埃娃‧科拉利尼克(Eva Koralnik),日前應香港猶太大屠殺及寬容中心邀請,從瑞士遠道而來,以當年7歲逃難者的視角,解讀歐洲今日的難題。近年難民湧入招致右翼崛起,歐洲正迎來新的歷史洪流;曾參與出版《安妮日記》的埃娃寄語:「我們活在危險的世界,唯一的辦法是認識歷史,讓歷史不會重演。」

●大屠殺是「日常生活」
大屠殺從未離開埃娃的生活,她一生中耳聞、結識的受害者太多。縱使父母為保護她避談事件,但陰影從未淡去,她的祖父母、親戚因此喪命;丈夫、女婿、親友的家人均歷此難。

埃娃出生於布達佩斯,父親為匈牙利人,母親是瑞士人。1944年3月19日,納粹德國入侵匈牙利,一朝打破她平靜無波的童年,空襲、掠奪、抓捕成為生活日常。「那日後,我們的人生從此改寫。」

埃娃憶述:「父親提過,在勞動營修理鐵路路軌時,每天眼見一卡卡擠滿猶太人的火車開往奧斯威辛集中營,絕望的猶太父母將嬰孩轉托給他們。他也一直憂慮,妻女是否在開往集中營火車之中。」

當時歐洲約900萬名猶太人,其中近600萬遭納粹屠殺,近乎滅絕。埃娃的小家庭尚算幸運,她隨懷孕的母親在瑞士外交官費勒(Harald Feller)幫助下逃往瑞士,經多番波折,一家在瑞士會合,掙扎求存。

●當無知擴散 憂血淚成玩笑
東網記者在咖啡廳訪問埃娃,她雖略顯疲態,但依然喝着咖啡、吃着手中的牛角包,又打趣道:「其實我今次不想來香港,因為我不喜歡坐飛機,但朋友叫我來,所以我就來了。」她更自豪地介紹今次行程有逾3100名學生聽過其分享,讓更多人認識猶太大屠殺的歷史,她對此感到非常高興。

埃娃任職翻譯,加入文學機構Liepman,出版包括猶太受害少女自傳《安妮日記》等著作。對於家人的經歷,埃娃不願談得太深入,又坦言甚少親身講述自己的經歷。「我讓他們發聲,而不是我發聲。我不用說任何話,這是我對童年的一種致敬。」

但是,眼見媒體及科技發展一日千里,她憂慮不了解種族主義及反猶太主義的人,會將它們當成玩笑並加以模仿。「我們活在一個危險的世界,而唯一的辦法是認識歷史,讓歷史不會重演。無知是人類最大的敵人。」

●種族歧視來自對他者的恐懼
對歐洲今昔衝突,埃娃說:「種族歧視只是對『他者』的恐懼及不了解。」她認為,今日難民的處境比他們當年只有更艱難。「彼時的猶太人來自歐洲,與加害者同屬一個文化及語言;惟現今的難民來自他方,歐洲人民不感到與他們有連繫。」但她相信,難民經時間學習後,亦可融入當地文化。

埃娃又提到,在大屠殺劫難過後,有人選擇成為天主教徒,拋棄猶太人的身份。但她不會因為猶太人受到針對,而摒棄自己的根。「子女和我慶祝80大壽時,建議一起去布達佩斯,重訪故地,追憶那些逃不掉的親友。我的孫子都接受傳統猶太教育,他們會知道自己的根源。」

談及子孫時,她會心微笑,不過不願多透露他們對大屠殺的看法。她僅說:「孫兒年紀尚小,只能把適合其認知水平的事告知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