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詞有理:政客護短 厚顏無恥-陳競立 評論員

20180519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在反對派集體護短之下,立法會譴責鄭松泰的議案未能通過,這並不令人意外,反對派向來只問立場、不問是非,和他們講道理,無異於緣木求魚,要求他們主持公道,更是與虎謀皮。君不見,這位被法庭裁定侮辱國旗及區旗罪成的無聊政客,「甩難」後氣燄更加囂張,揚言如有機會再來一次,將「不會踩界,會直接犯咗佢」。這再次證明了一個道理:禁而不止,則刑罰侮。

立法會之所以禮崩樂壞,正是因為充斥垃圾政客,他們不務正業,一味譁眾取寵,將莊嚴的議事廳當成表演舞台,每天都在上演各種政治鬧劇。最令人莫名其妙的是,鄭松泰身為大學講師,行為卻如小學雞般幼稚不堪,難道香港高等學府的擇人條件竟如此寬鬆?這不是誤人子弟嗎?當然,人稱「戴妖」的戴耀廷尚且可以做到大學副教授,鄭松泰做講師又何足為奇,反智社會必有反智現象,香港沉淪豈是無因!

一件污,兩件穢,既然鄭松泰可以獲得立法會放生,強搶手機的許智峯恐怕也不例外。別看白鴿黨一度擺出「幫理不幫親」的姿態,對「峯鴿」又是譴責,又是凍結黨籍,又是交黨內紀律委員會跟進,甚至曾聲稱會避席立法會調查。其實一切都是掩人耳目的把戲,該黨過去已有多次包庇黨友的劣迹,包括涂謹申「匯標事件」、甘乃威「求愛不遂解僱女助理」等等,可見這班白鴿從來沒有是非觀念。所以不難預料,立法會譴責峯鴿的議案,極可能又是一場不了了之的鬧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