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論:明愛醫院本無愛 談何醫者父母心

20180903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公立醫院醫療事故層出不窮,無奇不有,最令人痛心的是醫生職業道德也每況愈下。一位老婆婆近日因斷指到明愛醫院求診,不料先被錯誤分流,苦等一個小時才見到醫生,繼而被拒絕接駁斷指,僅草草建議切肢了事。今次事件讓人領教的不是醫者父母心,而是醫者冷漠心;明愛醫院既不明更無愛,名副其實是「不明不愛醫院」。

事緣年近八旬的梁婆婆近日到社區會堂練習戲曲,首次使用新式摺枱就出事,在按掣收枱時,右手中指被承托木枱的鋼鐵支架有如「狗頭鍘」般夾斷,血流如注。斷指已是不幸,而更不幸的是,她被緊急送到明愛醫院時,護士為其包紮傷口卻沒有留意到她手指已斷;理應屬於第二類別緊急個案,按規定需在十五分鐘內見醫生,結果卻被界定為第三類別,只能一味苦等。十指連心,梁婆婆年事既高又有高血壓等老毛病,輪候醫生期間不停流血,「流到成件衫都係,好似流咗成碗血咁多」,最終等了一小時才見到醫生。

但見到醫生並非噩夢的結束,而是另一個噩夢的開始。醫生診斷後建議做「切平傷口手術」,拒絕接駁,理由是估計斷指傷及血管及神經,無法修復,這等於叫梁婆婆永遠失去手指。陪同梁婆婆到院的女兒隨即致電私家醫院一位相熟骨科醫生查詢,告之可以接駁並即晚轉院,第二天便駁回斷指。斷指明明可以接駁,明愛的醫生卻推三阻四,藉口多多,這到底是因為水平不夠,還是怕麻煩不負責任,甚至是歧視長者,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經此事件,梁婆婆女兒及病人關注組織都狠批明愛醫院處理手法「離譜」,既錯誤分流又罔顧市民安危,剝奪病人選擇權,做法絕對不可接受。而今次事件最可怕之處在於,梁婆婆斷指最終可以駁回,是因為其女兒有相熟的私家醫生,家中也有一定經濟能力,換作是一般對醫療專業了解不深的病人,或者因為經濟問題而無法向私院求助,那就只能任憑公立醫院的擺布,成為庸醫的犧牲品,不難斷言,這樣的犧牲品多不勝數。

明愛醫院雖然為事件致歉,聲稱會跟進調查,不排除按「既定」人事程序跟進,這「既定」兩個字,已將官僚作風暴露無遺。誰都知道,調查也好,跟進也罷,最終結果都是醫醫相護,不了了之。相信不少人還記得十年前明愛醫院發生「見死不救」醜聞,有病人在醫院門前心臟病發暈倒,同伴向院方求援,但院方卻表示「唔關我事」,着病人打「三條九」求助,病人因此失救致死。那次事件引起全城嘩然,醫管局煞有介事調查一輪,提出連串指引,更確立「救人第一」原則,但院方還不是批評接受,態度照舊?

「明愛無愛」並非個別現象,而是本港公立醫院的縮影。每次事故發生後,一定會有人強調公院人手緊缺,不錯,人手不夠是事實,但這決不能成為胡亂診治、推卸責任的擋箭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