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視線:高官紛紛跳船 狂人眾叛親離

20181013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莉突然請辭,總統特朗普對外聲稱有五名接任人選,包括曾任副國家安全顧問的鮑威爾;言猶在耳,即傳出鮑威爾無意回巢,令狂人頗為尷尬。

鮑威爾是投資銀行高盛的高層,被特朗普延攬出任副國家安全顧問,主力協助第一千金、白宮高級顧問伊萬卡及其夫婿庫斯納,專責處理中東事務,特朗普前往當地的訪問行程,即由鮑氏一力操辦。有傳聞指鮑氏拒絕「回鍋」,阻力主要來自白宮幕僚長凱利。眾所周知,凱利與伊萬卡夫婦關係長期緊張,媒體爆出白宮內部充斥反特朗普的「抵抗分子」,據聞就是由伊萬卡負責揪出內鬼,並曾向父親「告御狀」,指證凱利乃幕後黑手。

不管怎麼說,鮑威爾任命「泡湯」,向外界透露清晰的訊息:狂人根本無力調和屬下之間的矛盾,只能任由辦公室政治主導,整個白宮最終淪為「抵抗分子」口中形容的「瘋狂城鎮」。退一步說,如果狂人對白宮內的形勢有較清晰的判斷,根本就不會出現點了鮑威爾的名,結果卻煲無米粥的不堪局面。

最諷刺的是,凱利本身被傳與狂人不睦,早在「候炒名單」之列;司法部部長塞申斯和副手羅森斯坦,更是特朗普的眼中釘、肉中刺,然則狂人為甚麼遲遲不換將?中期選舉前「一動不如一靜」固然是原因之一,而特朗普醜聞纏身,爭議多多,政治人物「自珍羽毛」,難免再三斟酌去留。白宮法律顧問麥加恩在大法官卡瓦諾進入提名程序前請辭,即是一個明顯的警號,意味獨立檢察官米勒的通俄調查,很可能發現對狂人極為不利的材料。黑莉在任駐聯合國大使期間聲望不俗,還是選擇掛冠求去,則「跳船」的意味更濃,表面原因是轉投商界「搵真銀」,實際上她的政治信念儘管跟特朗普部分相近,卻不是像博爾頓那種口沒遮攔的鷹派人物,難以投狂人所好,與其勉強混下去,裏外不是人,倒不如「見好就收」。

即將來臨的中期選舉,對狂人來說至關重要,萬一共和黨失利,「票房毒藥」之名將水洗難清,到時候跳船求生的高官,勢將陸續有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