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風波:狂人這條船不好上-史弘毅 傳媒人

2018年10月14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莉突然辭職,特朗普這邊廂說「大把人搶住接任」,那邊廂最心儀的人選、前副國安顧問鮑威爾予以婉拒,表示希望留在投資銀行。老實說,狂人吃這記悶棍實在咎由自取,也是其「真人騷」式管治風格惹的禍。一般大機構尋求高職,候選名單都會對外保密,事關做到這個級別,在江湖上有頭有面,有個甚麼閃失,將來如何出來混?正如每年諾貝爾獎遴選過程,均由獨立委員會分別向提名人發出通知,除了對外公布得獎者外,其餘「落榜」者名單須保密五十年,為的就是避免精英們面子掛不住。

如今駐聯合國大使一職虛位以待,「次選」者會否有「執二攤」之感,不得而知,但狂人任命官員過程流於粗疏,以致狀況百出,卻是不爭的事實。如果說近期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的任命風波鬧得滿城風雨,是因為最高法院屬「要衝部門」,民主黨人「攪局」無所不用其極,那麼退伍軍人部相對而言敏感性較低,狂人屬意的人選竟被揭發上班時醉到不省人事,甚至曾胡亂開藥給白宮職員,結果自我放棄提名,則肯定與人無尤。

當然,特朗普之所以「找人難」,還得從自己身上找原因。白宮法律顧問麥加恩早前突然掛冠,據說就是因為得悉獨立檢察官米勒的通俄調查結果對狂人極為不利,遂決定提早切割;黑莉走人,亦被指是因為有意問鼎白宮寶座,深恐跟狂人關係太過密切,將成為政治「負資產」。更別說特朗普手下高官折損率超高,任期未過一半,內閣幾乎已面目全非,前國務卿蒂勒森以至白宮前通訊總監紐曼的殷鑑不遠,誰也不知哪天會惹毛狂人,成為下一個被掃地出門的目標。總而言之,在特朗普手下當差是「高危職業」,狂人這條船不是那麼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