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論:垃圾徵費路難行 阻力源於官無能

20181101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垃圾問題不斷惡化,垃圾圍城就在眼前,但港府的環保政策天殘地缺,一直「只聞樓梯響」的垃圾徵費條例遲至昨日才提交立法會審議,但「人下來」落實徵費最快也要兩年後。一個垃圾徵費政策而已,竟然拖了十多年仍未成事,這個政府不是垃圾又是甚麼!

為何立法會審議垃圾徵費曠日費時?阻力不在拉布,而在於不少配套措施末釐清,立法會不敢輕易支持,而最大的挑戰莫過於處理非法棄置垃圾問題。環境局局長黃錦星聲稱違規罰款最少有一千五百元,相信有阻嚇作用,當被問及是否有信心於二○二○年底實施徵費時,他語帶遲疑,僅稱時間表有很多變數,對此持開放態度云云。

徵費時間表有「變數」、「持開放態度」,顯示港府信心不足。誰都知道,雖然對非法棄置垃圾可以罰款,但執法是個大問題,如果有人為躲避徵費而不惜棄置垃圾於樓梯後巷、大街或者垃圾桶,隨時釀成公共衞生危機,但搜集證據及檢控涉及大量人力物力及時間,當局能否應付,垃圾徵費的效果會不會適得其反,十分令人懷疑。

港府政策配套及執法能力備受各方懷疑,其來有自。觀乎膠袋稅、停車熄匙等政策,莫不是漏洞百出,而最新鮮熱辣的例子是「四電一腦」政策,港府僅批准三間公司負責回收舊電器,其中提供上門服務的只有一家,面對全港數以百萬計家庭,除非有關公司的員工是「千手觀音」,否則不可能兌現三天上門回收的承諾,加上堆放舊電器的場地也遠遠不夠,結果是亂上加亂,怨聲不絕。簡單如回收舊家電都搞得一塌糊塗,市民對港府怎麼可能有信心?

在這種情況下,縱然立法會內的建制派及反對派原則上支持垃圾徵費,但要求其投票贊成卻並非易事。正如有人指出,港府在環保教育、垃圾源頭分類等回收配套方面未做妥當,非法棄置問題亦未有完善方案,匆匆出台徵費政策很可能釀成混亂,引起社會反響。再說明年區議會選舉,一切都容易變得政治化,政客不能不考慮支持有關政策可能帶來的選票影響。換言之,港府所謂二年後落實方案根本就是望天打卦。

說到政策配套,不能不提垃圾堆填區及焚化爐問題。有人類生活的地方就有垃圾,而香港人拋棄垃圾量更是全球之最,不管如何源頭減廢,垃圾量只會減少,不會徹底消失,而香港現有堆填區接近飽和,其中將軍澳堆填區已經延期一次,港府有意再延期,背信毀諾,引起居民憤怒,若沒有焚化爐配合,垃圾圍城的危機始終揮之不去。當局僅說韓國、台灣等地有垃圾徵費,但卻不敢提這些地方更有焚化爐,明顯是有難言之隱。

一言以蔽之,橘越淮而枳,其他地方行之有效,到香港就變味走樣,原因是香港的土壤與眾不同,港府官僚特別窩囊。有人說政府總部中最多廢柴與垃圾,信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