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七公:民粹歪風 悄然滋生-陸頌雄 立法會議員

2018年11月10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執筆之時,美國中期選舉剛塵埃落定,特朗普所屬的共和黨保住了參議院席次,卻失去了眾議院的主導權,州長選舉方面共和黨也丟失了六個州份。但有趣的是,特朗普並沒有視之為挫敗,更聲言政治形勢十分有利,共和黨交出好成績,十分接近大獲全勝。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精神勝利法,還是「要騙人必先要騙自己」的最高境界。

早前,巴西總統大選由有「巴西特朗普」之稱的右翼候選人波索納洛當選,這一股民粹風潮看似有席捲全球之勢,世界各地民粹式的政治領袖都會被冠上某某版的特朗普。而在香港,又何嘗不是有一群疑似特朗普之流呢?

眾所周知,特朗普上任近兩年,喜怒無常,胡言亂語,一方面用人唯親,另一方面隨意解僱內閣官員,肆無忌憚已成常態。根據今年五月《華盛頓郵報》的事實核查欄目(Fact-Checker blog),在嚴格計算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錯誤表述、虛假言論及連篇「鬼話」而論。他在上台執政的四百六十六天內發表了三千多次虛假或誤導性言論,平均每天六點五次。

特朗普以「美國優先」為上台口號,衝着跟中國的貿易逆差問題和炒作中國威脅論,大打本土牌和貿易戰,聲言將製造業帶回美國振興經濟就業;也將國內的民生問題轉移至新移民身上,提出取消「出生公民權」,防止他國的人在美國產子後自動成為美國人。特朗普一直表現氣粗跋扈,及後被追問關於他的痛處「通俄門」時,更直指這是假新聞,並暫停該記者在白宮的採訪證。

民粹主義無疑是特朗普一種強大的政治手段,理性主義者視之為邪門歪道,但政客為爭取支持追逐權力,操弄民粹樂此不疲。他們不在乎誠信、政治正確甚至道德標準,打着為人民、為公義、為自由、為民主、為國家前途等光明偉大的旗幟,卻是處處製造階級、種族、身份認同的矛盾對立。這些群黨甚至樹立或真或假的敵人甚或只是稻草人,透過局部的事實甚或謊言,將社會的問題轉移到他們身上,然後提出簡單、直接和快速的解決方案,將自己塑造成救世主或當世的明燈。現今香港也少不了這一類的特朗普之流,在政治上流竄破壞。

本土派利用社會民生矛盾,加上香港與內地的文化差異,激化所謂「中港矛盾」,他們正正最會顛三倒四,把土地房屋短缺的問題歸咎於單程證「輸入新移民」,把聯結內地的基建都說成「大白象」,一見到中資企業就上綱上線,終日製造香港人「被剝削」的恐慌,把香港和祖國對立起來去建構所謂「本土身份認同」。

另有一類是賊喊捉賊,天天叫缺地缺樓,但天天卻阻住發展,反對填海,發展市區又說插針,新界農地、綠化帶又不能碰,實際效果就是永續地產霸權,延續蝸居。一邊說捍衞法治,另一邊卻搞起違法佔中;這邊廂說捍衞一國兩制,那邊廂卻縱容包庇港獨。假自由之名巧言令色,口說真民主搞初選,九西補選卻大搞真欽點;口說新聞自由,黎智英公然恐嚇記者卻噤若寒蟬。

這些帶着特朗普面譜的香港反對派,多年來把任何國家和地區都視之為正常的事情,如國家教育、國家安全立法、尊重國歌國旗等基本應有的社會之舉,都大力污名化、妖魔化。他們為反對一地兩檢的自編自導自演的釘書機鬧劇令人印象深刻,最近還為「明日大嶼」計劃作個萬億造價故事恐嚇市民。香港政壇正悄然出現「特朗普化」,考其原因,會否與反對派長期接受美國的國家民主基金會(NED)的資助和培訓有關,也感染了特朗普症候群——是但噏,當秘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