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論:南亞村毒瘤擴散 地政署助紂為虐

2018年11月11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其實不用春風吹生,深水埗南亞村這個治安毒瘤早就不斷擴散,由橋底到行人路皆見假難民和癮君子的蹤影,而這一切都要怪港府姑息養奸,尤以地政總署敷衍不作為須負最大責任。如果說南亞村遲早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絕非危言聳聽。

誰都知道,深水埗通州街橋底南亞村臭名遠播,生人勿近,既是黑幫開壇收兵的道場,又是槍械武器庫,更是癮君子的吸毒特區,烏煙瘴氣的程度直逼當年的九龍寨城。在本報長期鍥而不捨追蹤報道下,南亞村亂象引起全城高度關注,六大政府部門迫於壓力,不得不採取清拆行動,可惜全部雷大雨小,虛應故事。例如食環署曾率四、五十人浩浩蕩蕩入村,只清拆一間木板屋便鳴金收兵,一日拖一日之下,至今仍有多間木板屋屹立不倒。

當局今日拆一間,明日拆一間,結果治安毒瘤從橋底擴散,假難民及癮君子向外轉移,通州街行人路大有變成另一條南亞村之勢。現場所見,行人路數日內已被人佔領搭建四、五間非法構築物,南亞村民賴死不走,甚至以人權組織做擋箭牌,威嚇反告港府損壞財物,簡直惡人先告狀。區議會昨日商討有關問題,認為必須速戰速決,民政部門建議在上址安裝花槽阻止僭建,由於通州街屬地政總署管轄,必須得到該署配合執法,惟奇怪的是,該署不置可否,一味推說需時研究,擺明你急我不急,大玩拖字訣。

拖得就拖,拖不了就卸,這就是「好打得」的港府施政常態。事實上,地政總署連移走一個無人認領的環保斗也拖個地老天荒,何況是有惡人霸佔的南亞村木板屋?官僚研究復研究,期間南亞村何止由橋底延至行人路,延至整個深水埗甚至西九龍也不足為奇,屆時官老爺就有更充分藉口與其他部門互相推諉,要剷除治安毒瘤勢必難上加難。

治安毒瘤不斷擴散,對社區危害之大可想而知。早前警方到南亞村巡查,在一間木板屋前發現神志不清的迷幻漢,截查期間對方竟取出剪鉗亂舞,險象環生。想當年,警員朱振國正是被人用𠝹刀刺傷而變成植物人,誰能保證慘劇不會重演?無獨有偶,昨日又有南亞兵團在鴨寮街廝殺內訌,刀光劍影,被捕者正是持行街紙的假難民。假難民一張行街紙在手,打家劫舍,無惡不作,到底港府還要姑息到何時?市民還要擔心到何時?有人揶揄南亞村才是真正五十年不變,可謂一針見血。

說到底,對假難民仁慈,就是對香港人殘忍。當特朗普將中美洲「大篷車隊」標籤為入侵者,派遣軍人到邊境攔截,並揚言隨時開火之際;當意大利副總理薩爾維尼懶理人權分子起訴,堅持強硬應對難民之際,港府偏偏效婦人之仁,這不是慈悲為懷,這是引火燒身。一再有人建議港府退出國際酷刑公約,至少取消行街紙制度並重設禁閉營,截斷假難民掘金財路,還香港市民以清淨,問題是港府聽得入耳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