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言集:不變應萬變-陳文鴻 研究所所長

2018年11月11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中美沒得談也得談。沒得談是中國不可能屈從於特朗普的過度要求與威嚇、欺壓。特朗普要求中國削減對美貿易順差,基本上不可能。事實上,近月美國對華逆差擴大,正顯示出政治是沒法操控千家萬戶的貿易來往。

美國已經去工業化數十年,不可能從頭建立起完整的自給自足製造業體系,就算耗費巨資重建,也不可能有足夠的市場競爭力來生存。唯一的機會只有美國封關自守,特朗普應該不會瘋狂至這一境界。

於是,知道沒法重建製造業,也便是沒法改變工業產品的進口依賴。特朗普所求的是,中國抑制出口,多買美國的農產品與能源。即使中國不這樣做,美國的目的是讓製造業投資從中國轉移至其他國家來打擊中國的發展。美國打擊中國的出口,趕走中國的製造業,便是壓抑中國的強大,維護其世界霸權不受挑戰。貿易爭端只是藉口和借用的手段。

中國與美國談貿易便基本沒法談。特朗普及其政府必然不停地提出威嚇全面對華徵收新稅,目的是不管中國對美出口增或減、對美外貿順差減或增,而是恐嚇中國內地的投資者轉移,從而打擊中國。

附帶的手段是製造衝突的趨勢,美國的機艦只會在中國南海增加挑釁活動,使國際媒體廣為宣傳。底下的又會是金融投機的衝擊。美國對華的政策是製造風險、製造混亂,在亂中拖垮中國,亂中取勝。中國因此只能以不變應萬變,不要被美國欺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