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吟虎嘯:思想不同 雅量不同-柳扶風 評論員

2018年12月08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一九五八年四月十日,胡適在台灣就任中央研究院院長,蔣介石讚揚胡適「個人之高尚品德」,並藉機發揮「號召大家發揚明禮儀、知廉恥之道德力量」,表示中共之所以批判胡適,即緣於此。滿腦子「全盤西化思想」的胡適當場駁蔣:剛才總統對我個人的看法不免有點錯誤,至少,總統誇獎我的話是錯誤的……我們的任務,還不只是講公德私德……總統年歲大了,他說話的分量不免過重了一點,我們要體諒他。我個人認為,我們學術界和中央研究院應做的工作,還是在學術上。

胡適如此明目張膽、大庭廣眾之下挑戰老蔣「權威」,震驚會場。不過,老蔣場面上倒是比打敗他的毛皇帝顯得有「雅量」,沒有立刻發作、破口大罵,只是在當天日記寫道:今天實為我平生所遭遇的第二次最大的橫逆之來……今天在中央研究院聽胡適就職典禮中之答拜的侮辱,亦可說是求全之毀,我不知其人之狂妄荒謬至此,真是一狂人。今後又增我一次交友不易之經驗。而我輕交過譽,待人過厚,反為人所輕侮,應切戒之。老蔣在日記中還說,因為胡適之事令他終日抑鬱,服藥後方可安眠。

當年,大學者梁漱溟也在一會議場合為「農民處境」請命,和毛皇帝激烈爭吵,梁負氣曰:就是要看看毛主席有沒有聽別人意見的雅量。毛震怒:我就是對你沒有這個雅量。當場,眾人紛紛痛批梁漱溟。其後,梁漱溟成為「反動人物」捱整。

蔣、毛都有帝王之尊,遇到有人發表不同意見、冒犯其權威時都很生氣,但表現「雅量」不同、處理不同,不在於他們的秉性不同,而在於信奉的思想理論不同,蔣將胡適之言行視為個人之狂妄,毛對梁漱溟之言行視為攻擊黨的政治路線。明乎此,可知紅朝治國理政之真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