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論:毒瘤遺禍何時了 港人之苦知多少

2018年12月09日 00:03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當美國出動軍隊對付壓境的「大篷車難民」,當歐盟通過在歐洲境內外設立難民收容中心,全球就只有彈丸之地的香港中門大開,對假難民無任歡迎,港府甚至以人權為理由,否決設立禁閉營。人們不禁要問,假難民有人權,香港人又有沒有人權呢?

保安局高官昨日在一個撲滅罪行的會議上,提到愈演愈烈的假難民罪案問題,強調港府對此十分重視,今個年度已耗費十四億元處理免遣返聲請者,並會加強執法人員培訓及改善聲請處理程序,減少濫用情況,又擬於明年初修訂《入境條例》等,不能不說是多管齊下,也不能不說是不惜工本。可惜的是,社會普遍認為最有效遏止假難民進入社區犯罪的重設禁閉營方案,當局出於人權問題及國際做法等考慮,認為不合時宜,意味不會推行。

可以看見,港府近年用於假難民的開支年年急增,數年下來已耗費五十億元,明年也絕不會是小數目。至於增加入境處人手、開設法援及司法機構新職位處理聲請個案等,更幾乎成為常態,僅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成員人數,就由廿多人暴增至一百人,卻依然不敷應付。《六國論》說:「以地事秦,猶抱薪救火,薪不盡,火不滅。」港府不斷以增加資源的方式來應付源源不絕的假難民,不但解決不了問題,最後必然是引火自焚。

這樣說絕非無的放矢。自從統一處理及加快甄別免遣返聲請個案後,雖然積壓個案只餘下一千三百多宗,比高峰期逾萬宗大減,但九成聲請失敗個案都會提出上訴,上訴被駁回又會提出司法覆核,沒完沒了,致使目前仍有逾萬名聲請者滯港,情況與之前沒有二致。政務司司長張建宗無奈承認,聲請上訴個案之多出乎意料,隨時影響高院審理其他民事案件的進度,故急須撥錢增聘人手,正好應驗了古人所說,以有涯隨無涯,殆矣。

眾所周知,這些滯港假難民為了搵快錢,勾結黑幫作奸犯科猶如家常便飯,行街紙更恍如犯罪通行證,由錘劫珠寶店案,到兌換店血腥劫案,再到當街毆劫目標,沒有最狠辣,只有更狠辣,每年平均多達一千五百名南亞假難民涉及刑事罪行被捕,而這僅是冰山一角。更令人擔心的是,南亞淫狼不止向女性下毒手,甚至有南亞女色狼非禮本地少年,簡直駭人聽聞;至於深水埗橋底「南亞村」因為港府清拆歎慢板,不僅淪為吸毒特區、槍械庫、黑幫大本營,禍害更不斷向周邊蔓延。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只要治安毒瘤一日不除,假難民仍然前赴後繼,香港便沒有人是安全的。

說到底,對假難民仁慈,就是對香港人殘忍。當退出《禁止酷刑公約》無期,當行街紙制度不變,設立閉禁營就是沒有辦法之中的辦法,惟有斬斷假難民掘金之路,香港才有望重回平靜。人們不明白的是,既然被視為「國際標準」的民主國家都設立難民收容中心,港府卻偏要以人權說事,如果這都不是假仁假義,甚麼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