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言集:美國分裂-陳文鴻 研究所所長

2019年01月13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特朗普上台加深了美國內部的政治、經濟與社會分歧。以往美國政治由建制的精英壟斷,國家權力在政府中的行使受着制度和傳統的分權和民主妥協文化所制約,共和、民主兩黨政治取向相差不遠,整個建制相對穩定和團結。奧巴馬當選總統打破了美國長期對非裔人士的政治歧視與壓抑,加上兩黨建制推行金融化政策、經濟兩極化,社會分化嚴重,導致極右翼思潮的漲潮。相應地,民主黨上屆總統選舉的候選人由桑德斯與希拉妮競爭,是建制精英壓倒因極右勢力刺激起來的左翼思潮。希拉妮敗給特朗普後,一是極右勢力膨脹,二是建制精英不服氣,三是左翼勢力開始冒起。特朗普的亂政,更加深了這三方面的政治發展。

於是,左翼舉起民主社會主義的旗幟,建制精英在中期選舉民主黨大勝之後積極對抗特朗普,而極右翼與特朗普的做法是進一步肅清政府內閣與他意見不合的政治領袖,把內閣變成代理部長的集中地,從而迴避國會的審議,政府多個部門的決策官員職位也懸而不決。原來民主制度的官僚體制破壞,變成特朗普及其少數親信的高度集中權力,寧願讓他要求的政策以外的政府工作丟荒停頓。特氏的目的是藉總統權力建立戰爭內閣,控制政府,對抗建制精英和民主勢力。

這樣的形勢,使人擔憂希特拉式的反民主趨勢在美國出現,即使特朗普等無力建立納粹式的權勢,美國社會的分化將會日趨惡化。法國「黃背心」是反資本,美國會怎樣呢?